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第三百九十九章 温雁来的来意

第三百九十九章 温雁来的来意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下一章

    :

    陆弃脸上似乎有些厌烦无奈之色,虽然极力掩饰,但是苏清欢还是看出来了。

    她有些惊讶,因为他的脸上真的极少出现无奈的神情。

    “我觉得今日还是学到了许多。神医谷数百年传承,底蕴深厚,还是非同小可。”苏清欢岔开了话题,“我好生消化一下今日他提及的东西,过几天你若是有时间,陪我去拜访他一次吧。”

    既然他不愿意提,那就一定有不想让她知道的理由。

    即使最亲密的爱人,也要给彼时空间。

    陆弃只是顿了顿便道:“好。他与我小舅舅相识,是拿了小舅舅的帖子来找我的。”

    “你小舅舅?”苏清欢惊讶,“你和你外家的人还有联系?”

    从来都没有听他说过他外家的事情,突然冒出来的小舅舅让苏清欢有点懵。

    “除了小舅舅,并无联系。”陆弃一脸冷峻,“当年母亲早逝之后,外家也不曾管过我。小舅舅性格叛逆,跑出家门行商,赚了些钱,后来托人往府里给我送钱。”

    他想起七八岁时,被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抱住;他面无表情,男人却嚎啕大哭。

    这是他对小舅舅最初的印象,基本也是全部的了。

    之后就只有银子,后来银子也被后母拿走,他想方设法让人捎信给他别再带银子,之后就杳无音信。

    “小舅舅遇到劫匪,险些丧生,机缘巧合之下被温雁来的父亲所救,后来两人就相识了。”

    “原来如此。”

    苏清欢明白过来,陆弃亲人缘浅,但是外冷内热,只要帮助过他的人,他都一直记得。

    “温雁来是来求医的。”陆弃又道。

    “给他自己?”苏清欢摇摇头,“他那腿脚,我怕是无能为力。”

    “他自己大概也知道,所以并没有提。”陆弃道。

    苏清欢其实觉得温雁来从面色来看,也有些奇怪,但是没有上手诊脉,也不敢肯定。

    “可惜了,天妒英才。”

    苏清欢还没感慨完,就听见白苏在外面小声禀告,说是令狐大夫急着找她。

    苏清欢翻了个白眼,摊摊手道:“师叔祖,没办法。”

    “装病。”陆弃面无表情。

    “我可不敢,好了,没事我先过去,中午记得吃饭,我过去也吃两口。”

    苏清欢急急地又回去。

    令狐老头吹胡子瞪眼,指着一个士兵道:“急症,快点!”

    苏清欢面色严肃起来:“什么急症?”

    “耳朵突然聋了。”令狐老头道,“我给他把脉,并没有发现异常,你看看怎么回事。”

    苏清欢面色凝重地给那士兵诊了脉,“确实不像有问题。”

    她忽然想到一种可能,用手势示意那士兵到营帐外坐在椅子上,她戴上手套,对着阳光亲自查看他的外耳道。

    果然……已经被耵聍完全堵上了。

    令狐大夫凑上来砍了一眼,大骂:“不知道挖耳朵吗?堵成这样,聋得太晚了。”

    那士兵听不见,加上苏清欢站在身边,他又急又臊,大声道:“夫人,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彻底聋了?”

    苏清欢有些好笑地比划明白,那士兵放心的同时更加羞臊,道:“我堂弟小时候挖耳朵挖聋了,所以我娘从来不许我们兄弟挖。”

    苏清欢让人取了香油,先滴进去软化,让他两日以后再过来处理。

    她不厌其烦地给旁边哄笑的士兵普及了一番知识。

    地虎军的将士个个勇猛,但是男人扎堆,卫生习惯就一言难尽。苏清欢甚至需要通过令狐大夫教他们洗澡的注意事项,虽然略显尴尬,但是为了他们和妻子的健康,她觉得很有必要。

    这不,今日又加上一条,定期清理耳朵,真让人操碎了心。

    和令狐大夫一起吃饭的时候,苏清欢跟他提起了温雁来,想把两人讨论过的问题一起探讨。

    没想到,令狐大夫筷子一扔,站起来激动地道:“神医谷的人?快点来给我见见!不不不,我要去求见。”

    苏清欢弱弱地道:“师叔祖,人已经走了……”

    令狐大夫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你这个不肖的徒孙,都不记得喊我。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我……我不管,你让秦放把人给我找回来!”

    苏清欢无奈:“他住在边城,过几天我再去拜访他,要不一起去?”

    令狐大夫怒气冲冲地道:“蠢货!现在去把人请到军营里来住。”

    “师叔祖,您得为我考虑考虑。”苏清欢一本正经地道,“男女授受不亲,您让将军怎么想我?”

    “罢了罢了,”令狐大夫挥挥手,嫌弃道,“你写张帖子,我自己去请,请来就住在我这里。”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令狐大夫怒了。

    “好好好,您说好就好。”苏清欢无奈,只能依言去做,又不放心,派了侍卫护送他去。

    结果晚上的时候,就听到令狐大夫当真把人请了回来。

    苏清欢虽然很想和他多多交流,互通有无,但是分寸拿捏得也很谨慎,除了令狐大夫在的时候,基本不跟他单独相处。

    温雁来什么时候都让她感觉如沐春风,不动声色之间,照顾周全。

    苏清欢对他有种多年挚友的亲切感,所以熟悉几日之后,便提出要为他诊脉。

    温雁来含笑答应。

    然而苏清欢一搭上他的脉,脸色就变了,按住他脉搏的指尖用力几分,有些发白。

    “你到底中了多少种毒?”苏清欢震惊。

    他的脉象十分凌乱,显示身体中至少存在十几种剧毒。这些剧毒以一种十分奇异的方式共存,大概以毒攻毒,竟然没有让他被毒死,但是显而易见,已经快要掏空他的身体。

    温雁来,注定命不久矣。

    “我也不知道。”温雁来笑意清浅,温润如玉,眼中丝毫没有惧怕和愤恨之色,仿佛对这一切都已接受,“小时候身重剧毒,家中长辈为了救我,这么多年来,想尽办法。但是现在……”

    苏清欢眼中闪过痛色。

    无济于事,所以出来云游四方了吗?

    不,不该是这样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