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第五百六十章 吵架

第五百六十章 吵架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下一章

    苏清欢想想陆弃离开之前的神情,就有些不放心。

    他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会不会责罚世子。

    按理说,他对世子应该客气些,但是他的驴脾气上来,估计六亲不认,不会打也说不定会罚。

    她还是把他想得太好,不知道世子现在已经被抽得皮开肉绽,趴在榻上晾臀加……看陆弃暴怒。

    “白苏,你去将军书房外面偷偷听听。”苏清欢道。

    白芷主动请缨:“夫人,还是奴婢去吧。”

    苏清欢其实不想让她去,因为她对陆弃吧,不是那么友好。

    这个傻妞,单纯得像一张白纸,就连床笫之间自己偶尔没羞没臊地喊出来,她也以为陆弃虐待她。

    这件事情,让她这么纯洁的人怎么解释!

    她暗示了白苏几次,后者倒是很负责任地跟白芷隐隐提了一下,可……

    可她不信啊!

    白芷看陆弃,白的是黑的,黑的更是黑的。

    但是她最喜欢做这些跑腿打探消息的事情,她既然主动提出来,苏清欢也不好拒绝,便嘱咐道:“你偷偷听听,别让将军发现,更别冲动冲进去。”

    “您也太小看奴婢了。尊卑有别,奴婢怎么能冲进将军的书房中?”白芷信誓旦旦地说完后就去了。

    片刻后,她慌里慌张地跑回来:“夫人,不好了,奴婢看见世子趴在榻上,身后全是那么高的紫色檩子,还流血呢!将军在屋里砸东西,世子看着也不敢吭声。”

    要不是苏清欢提前嘱咐她,她怕是一个冲动就冲进去了。

    苏清欢变了脸色,站起身来道:“怎么会?”

    说世子挨打,或许陆弃太气愤了能做出来,但是与他这么久,苏清欢知道他不是一个打砸东西的人。

    她甚至怀疑,是不是白芷夸大其词,比如陆弃拍桌子这样的动作被她夸张为砸东西。

    白苏见她变了脸色,斥责白芷道:“你慌张什么!夫人这么大的肚子,若是惊动了怎么办?咋咋呼呼,说了你多少次,沉稳点!”

    她扭头又对苏清欢道:“夫人您别急,奴婢扶您过去看看,说不定只是误会一场。”

    白芷急得脸都红了,跺脚道:“奴婢是冲动,可不是瞎子聋子!夫人您快去救世子吧。”

    救救孩子啊!

    将军果然就是个心狠手毒的!

    苏清欢也不用她们搀扶,脚步带风,急急地出门往陆弃书房走去。

    才走到楼梯拐角,她就听到里面重物落地的声音,心里“咯噔”一声——真的生气至此?

    她走到门口,犹豫了片刻是否要进去,毕竟这是陆弃处理公事的地方。

    世子沙哑着声音说了一声“表舅喜怒”后,陆弃怒声道:“你让我如何息怒!”

    随后又是瓷器落地的声音。

    苏清欢不再犹豫,推开了门,便看到了一脸惊怒的陆弃,满地狼藉的瓷片以及趴在榻上有些狼狈的世子。

    “那你怎么来了?回去!”陆弃口气硬邦邦地道。

    世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想伸手提裤子,却被苏清欢喝止:“锦奴,你不准动!裤子沾了血粘到伤口上,你还得再遭一重罪!”

    世子的伤比白芷描述的还重,星星点点的血迹,看得苏清欢心都疼了。

    “你回去!”陆弃看着满地碎瓷片,面色铁青地道。

    “孩子犯了错,你教训不要紧,我没话可说,”苏清欢咬着嘴唇,胸前因为太过气愤而不断起伏,用了极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也该知道轻重,他才是个十岁的孩子,不是你手下那些兵!你的心怎么就那么狠!砸东西?我现在才知道,你这么厉害,还会砸东西!你跟我砸试试,你看我当初跟不跟着你!”

    她实在气得太过,所以话也就有些偏激。

    世子多贴心,她甚至想,即使将来自己有了亲生骨肉,可能都不会超过对他的感情。

    在她心里,他就是她第一个孩子,无可替代的第一个。

    陆弃听了她最后一句话,面色阴沉地快要滴水,咬着牙道:“苏清欢,你再说一遍!”

    苏清欢其实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不管吵架怎么生气,都不应该说出有损感情的话。

    但是看着世子那副可怜样子,她也不想服软,便道:“你让我说,我偏不说。我来不是来跟你说话的,你想发疯自己发疯,我带着锦奴走。”

    说着就要抬脚往里走。

    陆弃点着头磨牙:“你要是现在没有怀着阿妩,我连你一起……”

    “你试试!”苏清欢不甘示弱,却被快步走来的陆弃伸出手掌抵住肩膀不能往前。

    “你出去。”陆弃道,看着她微红的眼眶,率先服了软,“你误会了,我不是发作锦奴。你带他回去上药,今日别等我,我不回屋了。”

    苏清欢心里一股火气蹭上来,好啊,打孩子还说不得了?说说你不承认就算了,还想夜不归宿?

    特么地吓唬谁啊!

    然而那句“今天不回来,以后都不要回来了”的气话,因为实在太不吉利,她到底没有舍得说出口。

    心里却唾弃自己,吵架时候也不硬气,还得顾着他。

    世子道:“娘,您真的误会了。我受罚因为我确实做错了事情,不怨表舅……”

    苏清欢被他说得都要落泪了。

    多么懂事的孩子,挨了这么重的打,还要替陆弃说话;相对而言,自己的男人是个什么玩意儿!

    苏清欢与陆弃吵架的次数很少,但是每次吵,真的也是全心投入,恨不得拿刀砍人。

    “白芷,你们让人抬个春凳进来把世子抬到我屋里去;白苏,你去世子屋里给他收拾东西,让他这几天住在我……外间的榻上。”

    说完后,她仰头看着踩在碎片中的陆弃,一字一顿地道:“他是个孩子,做错事情情有可原;但是你是个大人,更是个大将军,如此控制不住情绪,你不该自我反省吗?”

    陆弃冷着脸没有说话。

    世子道:“娘,您别说了。表舅是……”

    “你过去好好养着。”陆弃打断他的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