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第六百二十五章 解决

第六百二十五章 解决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中午陪着苏清欢小憩片刻,陆弃往书房而去接见司徒清正。

    两人谈了很久,晚上陆弃还留了司徒清正吃饭。

    苏清欢没多想,听说司徒清正的两个儿子也来了,在世子院里,她让白苏去送了两次点心水果,晚上让厨房给他们加了菜。

    “我妹妹好玩吧。”世子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抱着阿妩向两人炫耀,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柏林是老大,圆滑些,虽然一点儿也不觉得襁褓中的孩子有什么好玩,世子的这副模样和奶娘似的,十分违和……总之,槽点十分多,但是还是勉强附和他:“令妹确实雪团子一般。”

    仲同则有些憨直,“这么大的孩子不好玩,什么都不懂,一团迷糊,等再大大能自己走路就好了。”

    世子顿时不想理仲同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哼!

    阿妩每时每刻都很可爱好不好!每个阶段都有可爱之处好不好!不想接受任何辩驳!

    柏林道:“不过说来羡慕,世子既有亲生的妹妹,又有表妹,我们什么都没有。”

    司徒夫人被卖入司徒府,和家人没什么来往;而司徒大人自己的两个妹妹,名声彻底毁了,还没嫁出去。不过现在说不定,因为司徒大人起复的原因,说不定又在济宁府挑挑拣拣了。

    想起两个姑姑,柏林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世子并不觉得亲妹妹和他有什么密切关系,但是有表妹真是引以为傲,还假装安慰柏林:“说不定以后就有了。”

    就算有,也肯定不如阿妩良多。

    仲同傻乎乎地道:“要是我娘生的我才要,我不要我爹纳妾生妹妹!”

    世子愣住了,没听说司徒大人要纳妾啊!

    柏林踩了仲同一脚,蹙眉道:“非礼勿言!爹娘的事情,我们不该置喙。”

    仲同面红耳赤地道:“反正就像我们邻居孟尚书府那样,妻妾不和,天天鸡飞狗跳……我可不要。”

    柏林怒斥:“越说越不像话了!你这些话,是君子应该说的吗?”

    世子明白过来,缓缓开口:“柏林说得不无道理。前朝名相王公一生只娶一妻,身边没有侍妾丫鬟,即使夫人没有诞下子嗣,亦坚持如此。这亦是修身的一部分。”

    柏林惊讶地看着他,原来世子没有生气,反而很赞同仲同?

    “难道世子将来不纳妾?”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只是这话一出口他便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

    “不要。”世子淡淡道,低头看了一眼阿妩,嘴角露出笑意,“一生一世一双人,已经心满意足,不敢祈求更多。”

    大概人的一生,能给的爱和能得到的爱都是定量的,他想要把自己的全部给阿妩,也想得到她的全部,谁也不分给别人。

    仲同很赞成,但是柏林想了想后道:“我还是不赞成王公的做法。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断绝了一支的烟火,九泉之下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世子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难道为了子嗣,就能罔顾妻子感受?自己这辈子都活成糊涂蛋,生出来的也不会是明事理之人。”

    生前幸福安宁,何必管死后洪水滔天?去见列祖列宗,难不成他们还能再把他打死一遍不成?

    柏林竟无言以对。

    阿妩哼哼几声,世子知道她这是要吃奶,拍拍她后把她交给奶娘,带着柏林和仲同去院子里玩。

    柏林偷偷对仲同道:“你别听世子的,这不对。”

    至于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

    仲同却道:“我觉得世子说得很对!爹娘、将军夫人,不都是这样吗?哥你的想法才不对!”

    说完,一溜小跑出去跟上世子,气得柏林在后面跺脚。

    柏林回家以后还告诉司徒清正,认为世子和仲同的想法都十分错误,不想自己被罚跪了一个时辰。

    “第一,世子是主子,他若是大事做错,你进言乃是本分,后院之事,不该置喙;第二,世子和你弟弟说的都对,爹也十分看不起,用子嗣掩盖自己欲念的行径。”

    当然,这都是琐事不提。

    第二天,陆弃在朝堂之上负荆请罪,就自己私闯禁宫、打伤丽妃以及后来私自从天牢出来这一连串的事件向皇上请罪,坦言愿意受罚,但是对欣嫔之死只字不提。

    皇上沉吟间,司徒清正站出来,慷慨陈词,字字珠玑,气势磅礴,主意就是替陆弃辩解,同时直指有人从中挑拨,请皇上彻查。同时又提出西夏异动,正是用人之际,对陆弃不该重罚。

    朝廷上下无人不知司徒清正现在和陆弃绑在一起,这番辩解之词与其说是司徒清正替陆弃辩解,不如说是陆弃自辩。

    但是同时,司徒清正也用自己的文采和气势刷新了众人对他的认识。

    众人这才想起,这位当初是寒门学子,实打实靠自己考上来的,确实有真才实干。过去他的孤介耿直,到后来众人都忘了初衷,只以为他是沽名钓誉。

    现在他们终于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司徒清正,连带着对陆弃都生了更多的敬畏心。

    一头狮子带领的绵羊,也会崛起。

    轻罚的理由都给皇上找好了,皇上终于松了一口气,顺着台阶下来,只罚了陆弃一年俸禄。

    苏清欢听说事情解决,虽然只是面上解决,也觉得心中放下一块巨石。

    毕竟她怂,真的怕皇上哪根筋抽了,和陆弃对上。

    她仔细想了想,捋清楚两件事。

    第一,陆弃让司徒清正把矛头指向了贺长楷,挑拨之人,皇上若是彻查,不难查出是谁;第二,提及西夏异动,李慧君在皇上那里讨不到好处,这也是震慑她,不要让她自以为是,让她听话。

    第二条苏清欢管不着,她和李慧君的塑料花姐妹情,不提也罢;但是如此明晃晃地对上贺长楷,世子怎么想?

    “这件事情,他事先就知道。”陆弃听完苏清欢的质疑后道,“应该说,这件事情的后续走向,完全是锦奴来定的。”

    苏清欢震惊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