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翁婿比狠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翁婿比狠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下一章

    白芷说,史节度使的这一对宝贝女儿,不是送给陆弃自己的。

    这位神操作,把姐妹两人分别送给了陆弃和世子。

    给翁婿两人送一对姐妹花?

    苏清欢怀疑这位史节度使脑子里装得都是他的姓。

    陆弃一定气炸了。

    给他送女人,他最多严词拒绝;可是还敢给世子送女人给阿妩添堵,他不能让步。

    而且这位用这么恶心的方式送礼,以为他和世子是什么淫乱的人!

    所以这礼送的,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的一定的了。

    白芷接下来的话,或多或少解答了苏清欢的不解。

    白芷不屑地道:“这位能做到节度使的位置,各种女人居功至伟。”

    “哦?说来听听。”

    这位真是个人才,深谙性贿赂那一套。

    他的侍妾、外室甚至女儿,都被他用来向上司行贿,甚至笼络下属。

    “您当那一对儿姐妹是养在深宅的大家闺秀吗?呸,就是暗娼!十三四岁上就开始被她们的亲爹当成礼物送给上峰,这几年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男人。”

    苏清欢的三观被震得粉碎。

    “咱们将军和世子,真有那外心,什么女人没有,需要来接他史家的破、鞋?”白芷义愤填膺道。

    白苏担心地看着苏清欢的神色。

    苏清欢若有所思,托腮叹道:“我倒真想见见,他的这对女儿,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

    能利用她们屡次得逞,说明两人对男人而言,一定很有吸引力。

    白苏看着她全然没放在心上,不由松了口气,笑着嗔怪道:“夫人,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来,您还有心思开玩笑。”

    “这种算不得欺负。”苏清欢打了个哈欠,“自你们跟了我以来,这样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吧。我早就见怪不怪了。”

    在和真人没有接触之前,苏清欢不会妄下断言。

    有些人确实自甘堕落,心性下贱,不值得怜悯;但是也有人,身不由己,身如浮萍。

    但是这个史节度使,一定是个极其让人恶心的东西。

    “将军后来怎么办的?”苏清欢问。

    “啧啧,怎么抬进来的怎么送出去了。”白芷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您不知道史家花样多多,简直就是窑子窝一般。”

    “白芷,别说了,别污了夫人的耳朵。”深知内情的白苏打断她的话。

    “没事,说来听听。”苏清欢道。

    “我家那口子说是抬着箱子进去的,一打开,啧啧,雪肌玉骨,竟然什么都没穿。将军大怒,直接说这礼物太重不能收,让人敞开着箱子出去了……”

    苏清欢:“……”

    她就知道,陆弃发怒起来谁的脸也不给。

    “后来将军听说姓史的还给世子送了姐妹花的妹妹,气得拔剑把桌子都砍了,大骂姓史的是老匹夫。”

    “世子那里怎么处理的?”苏清欢问。

    “世子啊,世子就更绝了。”白芷掩唇而笑,“世子让人收下,转而就请史家父子吃饭。”

    苏清欢:竟然敢收下?看起来是陆弃给燕云缙的那顿鞭子太轻,完全没有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啊!

    虽然知道世子肯定有后招,她还是想知道阿妩的反应,便打岔问道:“大姑娘知道这件事情吗?”

    白芷愣了下,摇摇头:“那奴婢就不知道了。”

    苏清欢点头:“那你继续说。”

    白芷正讲到兴头上,“嗯”了声后继续兴高采烈地道:“史家父子自以为阴谋得逞,讨得了世子欢心,欢天喜地地来赴宴。”

    “酒过三巡,世子说了些客套话,然后说来到这里,收了许多礼物,史家的礼物也收到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也要送他们一份礼物。”

    “史家父子嘴上推辞,心中不知道怎么得意呢!”

    “看到侍卫们抬来红漆大箱子还在那高兴,等世子让人打开箱子,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史家的那个小娘子,一丝、不挂地在里面,楚楚可怜地看着父兄呢。”

    白芷说到这里,跺脚畅快骂道:“真真活该,一家子寡廉鲜耻的东西!”

    “偏偏世子还假装不知情,道,‘污了你们的眼,我只当是别人送的寻常礼物,转送给两位,不想竟然还有如此无耻之人。来人,速去彻查这是谁家送来的!’那父子俩酒都没法吃了,灰溜溜地走了。”

    “都这样了,那史小娘子还不想走,要赖着世子,被世子的人强送回去。”

    苏清欢:“……真是开了眼界。”

    世子行事,比陆弃更加决绝不留后路。

    让他恶心到了的人,他绝不会轻松放过。

    苏清欢想了想后道:“白苏,你去看看大姑娘在不在,旁敲侧击一下她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如果她不知道,那你就原原本本地告诉她。”

    嫁入皇室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实,阿妩需要恶补。

    苏清欢要看她对这件事情的反应。

    白苏应声而去,但是很快回来,道:“夫人,丫鬟说大姑娘去姨太太家看刘三姑娘了。”

    原来是去找刘仪了。

    苏清欢道:“那等她回来再说。”

    刘仪至今对战又年念念不忘,郁郁寡欢。

    阿妩与她投缘,约莫着去劝说她了。这样也好,省的刘成夫妇日夜忧心。

    最小的女儿比哪个孩子都金贵,现在钻进了牛角尖,最着急的还是父母。

    阿妩正在痛骂刘仪。

    “你是猪油蒙了心吗?这些人都为你磨破了嘴皮子,你却还对那人念念不忘!”

    “我……”刘仪低头,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想他,不再让姨母为难吗?”阿妩气得脸色绯红,“战又年那混蛋也是,明明自己做不了主还要勾引你,要是让我见到他,定然一顿好打!”

    刘仪抬手擦拭眼泪。

    “赶紧收起你的泪来,战又年忙着呢,就算知道也无暇心疼你。你说你,今天演出明天一出,才几天,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要忘记他,重新开始。怎么,过了几天,那些话被你当饭菜吃了啊!”

    阿妩说话的时候劈里啪啦,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脆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