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第1415章 男人的角色

第1415章 男人的角色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下一章

    他是皇帝,就有很多人围着他转,算计他;他是凡人,就不可能时时洞察一切,站在上帝视角看清楚一切。

    “所以,娘不喜欢你说这样的话。因为你把所有压力都推到了哥哥身上。相信你是他应该做的,提防别人算计,让他始终坚持对你的信任,也是你该做的。”

    “小老虎,你对哥哥多好,娘知道;但是不是所有的好,都能够被完全感受到和接受。在大事上,你比娘处理得更好;但是你和哥哥会是夫妻,夫妻之间,更多的是琐事。”

    消磨掉爱情的,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往往是柴米油盐。

    世子和阿妩,能为彼此毫不犹豫地献出生命的,但是未必就能面对生活的琐事。

    “你爹对我好不好?”

    “当然好!”阿妩道。

    “可是你看,有时候他上来脾气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说我?尤其是关于你的事情,我被他骂过多少次?”

    “我爹才不舍得骂您,那都是假的。”

    “可是我也很生气啊。”苏清欢笑道,“我也有很多次惹他的时候,关于你哥哥的事情,我就曾不止一次地跟他发火,不理他。”

    “可是我们两个还是好好在一起,因为谁错了,都会认错;谁都不会把所有的压力给对方。”

    “小老虎我问你,倘若有人在你哥哥面前诬陷你,证据确凿,你这时候应该做什么?”

    阿妩想了想后道:“找出凶手?”

    “对。这是最重要的。这种时候,为你顶住压力是你哥哥会做的,但是你不能视这一切为理所应当的。你该想到,他有多为难。你该振作起来,找到凶手,为自己洗刷冤情,证明你是值得他信任的。”

    信任和感情就是这样一点点儿地建立起来并且愈发深厚的。

    “我们往往会在爱中投入太多,也要求太多。小老虎,你永远记着,在你们两个的关系里,把你哥哥当成一个最庸俗普通的男人。在家国大事的层面,把他当成最忠心拥护的皇帝。”

    “娘,我懂了。”阿妩趴在苏清欢膝上,“娘,您怎么能那么聪明呢?这些道理,别人都不会跟我说,我觉得她们也不会懂。”

    “其实我也犹豫了很久,”苏清欢叹了一口气,摸着女儿的头发,“我觉得有些事情是你亲身经历过才能明白的。但是我还是告诉你了,因为我希望你少走弯路。”

    一会儿,陆弃大步闯进来,看到母女俩这样,脚步顿了下,似乎在犹豫要不要退出去。

    苏清欢见他脸色不好,拍拍阿妩,站起身来笑道:“这是谁又惹你了?”

    阿妩也笑眯眯地道:“谁惹爹生气了,我去打他!”

    “你现在就去御花园,把你弟弟给我打一顿!”陆弃咬牙切齿地道。

    苏清欢:“……那只猴子怎么惹你了?”

    “去!”陆弃对阿妩道。

    阿妩冲苏清欢眨眨眼睛,一本正经地道:“我先回去取我的刀!现在我不带兵器都打不过这臭小子了。”

    阿狸这两年多是真的没有虚度啊!

    虽然是个还不到十岁的孩子,但是武功造诣,真的已经在阿妩之上;只是因为他身高体重吃亏,才会被阿妩略占上风。

    阿妩知道爹炸毛只有娘能安抚,为了防止被牵连,脚底抹油溜了出去。

    “小老虎找我说别人送给锦奴那些女人如何处置的事情,”苏清欢先找了话题,“我觉得小老虎真的长大了许多,处理得很好。”

    “锦奴也找我了。”

    “哦?”

    陆弃告诉苏清欢,翁婿俩商量了许久,最后留下了四个女人,其中就包括阿妩特别讨厌的褚十六。

    “为什么非要留下她?”苏清欢不解地问,“难道东陵王很厉害?”

    “不是。”陆弃道,“锦奴是看重长孙徐,不知道他到底对褚十六什么态度,所以想暂时留着她。”

    给长孙徐预留的?

    那估计他真不要,皇上就随便把她指派给谁了。

    “原来如此。”苏清欢又小心地试探道,“阿狸怎么惹你生气了?”

    一提起这个,陆弃气得一拍桌子:“这混小子!”

    其实阿狸很冤枉。

    他吧,一直是个武痴,武功见长,脑容量却不见扩大。

    他在宫中闲着没事就到处找人比武。

    当然这是他自己认为的,在很多人看来,根本就是打架。

    由于很多人都害怕伤到他,也怕被他伤了,所以都对他避而远之。

    如何在宫中找到可以比武的人,就成了阿狸的心病。

    他到处抓人,今天及逛到了御花园中,结果却遇见了宫女欺负玉团儿。

    阿狸才不管什么男女,一脚踢飞欺负人的宫女,叉腰站在玉团面前骂道:“你怎么这么傻?她掐你你怎么不跑?你从前不这样啊!你从前挺机灵的啊!”

    他当年曾经和玉团儿一起从边城回索州,有过同路之谊。

    那时候玉团儿软糯可爱,但是也不是个吃亏的人。现在怎么就这么窝囊了?

    玉团儿听见这话,悲从中来。

    没人撑腰,人人都知道皇上待父皇冷淡,待兄弟姐妹情谊就更薄了,所以这些宫人也都欺负她。

    她之前去找过西夏使节,找过战又年——她的舅舅。

    但是战又年只是例行公事般赏赐了她一些东西,便让人送她回来,根本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可言。

    玉团儿甚至还没有鼓足勇气问她的娘亲如何,就被送了回来。

    如果她也有阿狸那般的爹娘,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如果可以强硬,谁又能委屈求全?

    见玉团儿哭得比刚才还伤心,阿狸这个情商为负数的臭小子急了:“我又没打你,你哭什么!你快别哭了,你别哭了,你,你再哭我真的打你了!”

    结果好巧不巧,皇上刚好路过,听到这句话不由发声:“阿狸,你在干什么!欺负表妹,你是不是皮子紧了?”

    玉团儿一听是皇上的声音,听他指责阿狸,心中高兴又委屈——哥哥是管她的,可是为什么还让人欺负她?于是哭得更伤心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