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朱门贵女守则: 第302章 幕后黑手

第302章 幕后黑手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朱门贵女守则最新章节        下一章

    大绿叶侧身让道,口称“太子妃金安”,翕合嘴角飞快漏出几不可闻的四个字,“金镯。剧毒。”

    念浅安心头大动,不露声色地颔首致意,喊上待命的四大丫鬟和等在宫门处的楚延卿汇合,弃步辇而步行,握住楚延卿的大手轻轻一捏,“太医院院正怎么说?”

    皇上的小妾儿媳无缘陪诊,楚延卿和刚离开的八皇子却有份旁听。

    楚延卿脸色难看,“急怒攻心,气血滞阻。院正的意思,父皇吐出那一口血反而是好事儿。”

    念浅安默然,看着楚延卿想着七皇女。

    不管是常贵人被带进养心殿时经过大绿叶的手,还是大绿叶心思审慎假公济私偷听来的隐秘,念的是七皇女的旧情,惠及的却是她。

    不由喟叹着有感而发,“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老话诚不欺我。”

    楚延卿不解其意,但听得懂大绿叶友情附赠的两个关键词,本就难看的脸色越发难看,“不是我。”

    “也不是康亲王妃。”念浅安紧紧握住楚延卿微凉的掌心,“更不是二哥。退一万步说,就算康亲王妃有所察觉,甚至和二哥暗中串联,都不至于借金镯下毒。这样自爆破绽、经不起推敲的手段,不是大胆而是蠢。”

    事发突然,常贵人先中毒后放火,明摆着坑己坑人,行事动机耐人寻味。

    楚延卿沉吟不语,才回东宫,奉命打探详细的陈宝就迎上前低声道:“连带殿下安插的人手在内,服侍常贵人的所有宫人连慎刑司都没进,就被当场打杀了。珥……二皇子身边服侍的也尽数就地斩杀。据林侍卫指认,近日派人盯梢的那小太监,昨儿午后曾随二皇子进宫请安。”

    皇上难得手段雷霆,反而导致线索全断。

    而暗卫办事总有盲点,尤其涉及后宫主位妃嫔,偏暗桩刚被贬去管膳食,事故爆发得迅雷不及掩耳,防无可防。

    陈宝暗骂晦气,面上奇道:“倒是没听说半点有关常贵人中毒的风声。”

    他指的是暗桩下在饭菜里的慢性毒药。

    想来有剧毒在后,近水捯饬的药粉被碾压成渣,根本没被查出来。

    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

    念浅安心情复杂,又捏了捏楚延卿的大手,吩咐道:“劳陈内监想个妥善办法,私下抚恤暗桩家人一二。”

    陈宝晓得利害,当即亲自去办。

    “一个排不上号的小太监,只怕连二哥的阴私都摸不着边儿,更枉论夹带外物进宫害人。”楚延卿任由念浅安牵进卧室,展臂轻轻抱住念浅安,“如果剧毒不是小太监下的,而是早就有的呢?假设常贵人确实贼喊捉贼,不仅放火烧偏殿,还下毒害自己,借由金镯扯出二哥进而咬死二哥,她的行事就说得通了。”

    “至于动机……”念浅安仰头看楚延卿,一字一顿,“假设小太监接触过常贵人,带的不是剧毒而是口信呢?小太监的前程系在二哥身上,不可能自毁前程害二哥。口信或许是个隐晦的暗号,连小太监都没察觉有鬼,只有常贵人听得懂。然后用毒放火,以死逼得二哥陷落绝境,她的动机也说得通了。”

    楚延卿垂眸,眸色凝重,“收买小太监的是刘青卓的小厮。传递口信的是刘青卓。”

    “刘青卓未必知晓二哥和常贵人的奸情。”念浅安轻言慢语,表示自己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若是知情,我不信他舍得堵上身家性命。我猜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纯粹奉命行事。他背后有人,这人才是幕后黑手。”

    “常贵人背后也有人。”楚延卿眉梢轻挑,嘴角噙起冷笑,“幕后黑手不是早知二哥和常贵人的事,就是一手布置了美人局。三年前,甚至更早就开始设计套牢二哥。留到这个时候才发作,恐怕全因父皇突然立储而起。”

    东宫之位旁落,但尚未不可动摇。

    幕后黑手,意在大位。

    而常贵人弃家人女儿于不顾,舍身为主的清奇忠心,虽不合情但合理。

    莫说这世上有种生物叫死士,单说远山近水二归二,照样让干啥就干啥。

    念浅安心情更复杂了,招来俩二货无比深情地吩咐:二货真乖,去知会李菲雪一声走水结果,再请李菲雪知会林松一声,全方位无死角盯梢刘青卓。

    “希望能顺藤摸瓜、引蛇出洞。”念浅安挥退二货,重投亲夫怀抱,“幕后黑手藏得深,布局隐秘而长远,逃不脱常出入皇宫的几位皇子。照慎刑司大太监的说法,如果常贵人意图谋害德妃并非虚词,就能排除大哥的嫌疑。德妃真有个好歹,大哥重则守孝,轻则放弃出征……”

    剩下二皇子不提也罢、尚郡王闭门思过,论资排辈细数好处,最终可能得益的反倒是乐平郡王。

    幕后黑手,会是乐平郡王吗?

    楚延卿挑眉不语。

    念浅安也不置可否,心道不管是哪个皇子,皇上真心实惨。

    前后种种,她和楚延卿知道得最早最多,偏偏不能戳破绿帽提醒皇上。

    否则皇上就不是吐血,而是吐血而亡了。

    念浅安决定圣母一回,替大猪蹄子说话,“讲真,人心本来就是偏的。长在正中才叫怪人怪事。不论从前如何,至少这次父皇处置起二哥来,并无偏颇。”

    “二哥自作孽,我担心的是父皇的身体。”楚延卿先轻叹后轻笑,“有些事不能提醒父皇,却能提醒刘大家。我会找机会和刘家通口气。你总说八姨妹是你的小福星,如今我才真信了。”

    念浅安弯起笑眼,嗯嗯点头。

    敌暗我也暗,好歹理清了头绪。

    事情捋顺,亲夫阴转多云。

    她决定买一送一,跪进辟做小佛堂的耳房继续装圣母,祈祷得很走心:佛祖在上,保佑皇上不可告人的内伤早日治愈。

    路过的楚延卿忍了又忍没忍住:“……你拜的是送子观音。”

    爪子一滑插香插歪的念浅安:“……心诚则灵心诚则灵。”

    “已经灵了。刘总管刚递了话,父皇已回乾清宫,早朝照旧。”楚延卿眉眼舒展多云转晴,拎起念浅安低头啃一口,“没胃口的话就睡醒再用膳。折腾了大半夜好好补觉,知不知道?”

    念浅安满怀同情地回以吻别,拖着跟进跟出的大黄小黑送走楚延卿,抱着大黄小黑倒向温软大床。

    深觉亲夫好可怜,没有回笼觉可睡。

    同样没有回笼觉可睡的还有昭德帝,散朝后单留下楚延卿,一进御书房就将案头奏折丢过去,“内阁以余凤鸣为首,六部以刘乾为尊,都上折附议老大自请出征一事,你是太子,你怎么看?”

    楚延卿见昭德帝面色不复苍白,眉眼越发舒展,手里翻看奏折,从来冷清的声线透着不自知的轻快,“父皇有此一问,想来已有决断。大哥自小尚武长于军事,岳家老泰山又于军中素有声望,若能代父皇亲征,必然士气大涨、事半功倍。”

    昭德帝龙嘴微翘,龙须却一抖,“你这太子当得倒是心宽手软。”

    心不宽手不软,怎么放心长兄沙场挣功?

    楚延卿懒怠理论,从不理论,声线恢复无情无绪的清冷,“儿臣不过是就事论事。”

    “好个就事论事,跟他老子多说两句话会死?”昭德帝龙目圆睁,瞪着楚延卿告退得贼干脆的背影骂,“朕生养的好儿子,一个两个都孝顺到生母、媳妇儿身上去了!”

    边骂边笑,还边咳嗽。

    “院正大人说了,您可万不能再动气了。”刘文圳不敢说昭德帝到底老了,闹这一遭已然伤及龙体,更不敢接皇子们孝顺与否的话,只愁眉苦脸道:“您就当心疼奴才,好歹回养心殿小憩半个时辰也好啊?”

    心里却忍不住腹诽,太子又不是生就一副冷脸冷心肠,还不是皇上您自个儿作的。

    昭德帝改瞪刘文圳,不知是不是读懂了刘文圳隐晦而深沉的老眼神,没好气笑骂道:“去,少跟朕这儿装象!你亲自去宣,就说朕有事要问康亲王夫妇。”

    刘文圳收起愁苦,正色应嗻。

    这边御书房议完政事,那边万寿宫正说家事。

    “走水一事,恐怕没那么简单。”陈太后留周皇后说话,却不说哪里不简单,“皇帝此番处置,倒也无可指摘。唯有一样,你这中宫皇后,不能再这么懒散下去了。”

    她不爱管事,正头儿媳也不爱管事,婆媳俩其实一样懒,并且懒得相得益彰。

    “您别光说儿臣,安安也是个懒散的。”周皇后语气爱娇,神色却郑重,“您的意思儿臣明白,后宫人多心杂,今儿闹一出明儿闹一出,实在烦不胜烦。儿臣晓得轻重,明儿起就将安安带在身边,手把手教她打理宫务。”

    说来说去还是祸水东引,拎出念浅安当现成的壮丁使。

    陈太后不由摇头失笑。

    德妃的掌事姑姑则摇头骇笑,“常贵人罪有应得,二皇子却罪不至此。首饰闹剧到底没成事儿,又是多少年的老黄历了,皇上此番处置,怎么瞧都有些借题发挥的意思。”

    “你别忘了,常贵人还有静嫔,这两个难得的美人,最早都是淑妃提拔起来的。”德妃若有所思,“静嫔是个懦弱无能的,常贵人没准是个知恩图报的,难保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我若真出事儿,老大指不定就要守重孝,断了前程没了生母,淑妃生的好儿子可不就不是长子胜似长子了?”

    掌事姑姑边点头边忿忿,“常贵人狼心狗肺,枉费娘娘不少吃不少穿,从没克扣过常贵人母子!”

    德妃却摇了摇头,想着皇上吐的那口血,又想到淑妃母子的下场,心下惊颤,面上似笑非笑,“走水一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啊……”

    “走水一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姜贵妃也正惊疑不定,关起门原地打转,末了狠狠拍桌,“慧贵人算什么东西,值得皇上留着护着白赚三年好日子?皇上只怕早就查清楚了首饰闹剧的来龙去脉,留到今天才拿来做筏子,不是顾念小二,而是为了太子!”

    东宫已定,时机已到,皇上这是替太子扫清障碍呢!

    姜姑姑听得一愣又一愣,“竟、竟是如此?”

    认真说来,姜大老爷虽做着大都督,川蜀到底曾是康亲王的藩地。

    而康亲王,就是二皇子最强有力的靠山。

    姜贵妃攥着手帕来回撕扯,恨声道:“难道不是?难道不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