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如意胭脂铺II: 第216章 欢颜(12)

第216章 欢颜(12)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如意胭脂铺II最新章节        下一章

    众人只看到刑如意神神叨叨的围着棺木转了三圈,却不知她暗中召了鬼差来将欲要生事的刘阿婆的鬼魂给拘到了地府。

    按说,这人死之后,是不会立刻被带往地府的。依照阴阳两界的约定,人死之后,鬼差都会给这些往生者留上一些时间,让他们去做生前想做却没来得及去做的事情,去见生前想见却没来得及去见的人,以及去完成一些还没有完成的事情。可凡事也都有例外,像刘阿婆这样心存执念,且死后依然冥顽不灵的,就只能请鬼差将他们强行拖往地府。至于她到地府之后会如何,那就不是刑如意该操心的事情了。

    眼看着鬼差将刘阿婆的魂魄拽出棺木,后退,扬手,刑如意示意匠人们可以抬棺了。

    几个汉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咬了咬牙,心说大不了再出一回丑。几人私下喊着口号,合力试着一抬,这回很轻松的就将棺木给抬了起来。周边,那些看热闹的群众又开始议论纷纷。

    主事儿松了口气,刘家一众亲戚们也都松了口气。归拢队伍,吹吹打打,继续出发。刑如意站在胭脂铺门口,目送着棺木远去,却听见旁边有个小孩儿说了句:“咿,那个老奶奶怎么不回去呢?”

    “嘘!”刑如意俯身,赶紧捂住孩子的嘴,小声道:“那个老奶奶不是刘家的人,她是混进去的坏人,已经被官差带走了。喏,你看到那根绳子了吗?就是捆绑坏人用的。所以,我们悄悄的,不要声张好不好。万一吓到了别人,可就不好了。”

    小孩儿天真无邪,用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看着她,小声的问:“那旁人都看不见他们吗?如果能看见,那他们为什么不吭声呢?”

    “那是因为……”刑如意继续扯着善意的谎话:“那是因为他们知道刘家失去了一个亲人,他们都在伤心难过,不忍心再告诉他们有个坏蛋想要捣乱。所以,我们也要保密,也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

    “好!”孩子点头,伸出一个小指头来:“我们拉钩,谁都不告诉别人。”

    “拉钩!”刑如意也伸出一个指头来,拉钩,微笑,疼爱的摸了摸孩子的头。

    夜幕降临的时候,天上又开始落下细碎的雪花。刑如意捧着暖炉,倚在窗口向外看去。烛光透过窗棂落在院子里,雪花又落在烛光里。

    “姐姐在看什么?”

    喜鹊将热茶放在桌上,搓着手走到窗户边,顺着刑如意的视线向外看去。

    “看雪。”

    “雪有什么好看的。”喜鹊转身回了屋里:“这洛阳城里最不缺的就是雪,每年冬季都要下两场。”

    “春夏秋冬各有各的景,这到了冬天,看的就是雪景。这大雪有大雪纷飞的美,这小雪也有小雪的韵味。”

    “姐姐说的喜鹊都听不懂,喜鹊只知道,前几日那场大雪落下,这洛阳城里不晓得又冻死了几个人。”

    刑如意看着喜鹊没有说话。

    “姐姐没有去过我们住的那个地方。虽说都在洛阳城里,可这地方跟地方,人跟人都是不同的。我家还算好的,至少有间房子能遮风挡雨,我爹娘也勤快,终日劳作着倒也不至于让我和弟弟妹妹断了口粮。可是有些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们没有房子,没有吃的,甚至没有人愿意给他们工作做。天气热的时候,他们睡在破落的庙宇里。天气冷的时候,他们依然睡在落魄的庙宇里。

    夏天,虫子多,他们经常会被咬得满身都是包,甚至还会染上一些不知名的怪病。他们很穷,没有钱看病吃药,就只能忍着,熬着。熬过去了就继续活,熬不过去了,就只能死。

    他们也没有刘家的排场,死后甚至连卷可以裹身的破席子都没有,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给埋了。没有像样的坟墓,也没有墓碑,他们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到过这个世上一样。

    冬天,比夏天稍微好点,可是他们最怕下雨还有下雪的日子,因为这种日子很难找到吃的。”

    喜鹊说着说着,眼圈儿竟红了起来。她背过身,用袖子狠狠抹了下眼睛,再转过身来时,脸上就又有了笑容。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刑如意看着喜鹊红红的眼睛。

    喜鹊撇撇嘴道:“我小时候很野,经常去破庙里玩,这洛阳城里的破庙我几乎都去过。去的多了,见的人,听的事儿,知道的事儿也就多了。很多人都讨厌乞丐,觉得他们又懒又馋,浑身还脏兮兮的,可只有我知道,他们很多人都是好人。用我爹娘的话说,这个世道,若非逼不得已,谁愿意去做脏兮兮,惹人不待见的乞丐呢。”

    还真有人愿意,不过是在很多年,很多很多年以后。

    刑如意在心里说着。

    “外面冷,姐姐还是不要在窗口站着了。”喜鹊接过暖炉,将热茶递到刑如意手里,待她离开窗口后,快速过去将窗子都给关了。

    刘家,孝服还未曾脱下的大郎媳妇悄悄出了门。她没有带伞,也没有裹披风,雪落在她的身上,不一会儿就化成了水珠。

    她穿过小巷,走过大街,最后来到如意胭脂铺的门口。抬头,看向匾额上“如意胭脂铺”五个字,略微迟疑了一下之后,才伸手推门。

    门,是虚掩着的。

    在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一道烛光也落到了她的脸上。

    这铺子她来过,对于里头的陈设也颇为熟悉,只是晚间没有人的胭脂铺里多了些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来了?”

    大郎媳妇一惊,差点原地跳起来。

    回头,看见了如意胭脂铺的那位女掌柜。与白天见面时不同,晚间的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的衣服,衣服上绣着大朵暗色的花。衣服质地很特别,是她以往从未见过的那种。

    见她回头,刑如意将手中提着的灯笼放到了一旁,轻启朱唇,“抱歉,刚刚没有吓着夫人吧?”

    大郎媳妇看着刑如意,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

    “瞧夫人的脸色,应是被我吓到了。”

    “没有没有,掌柜的怎么会吓到我呢。我只是因为家中发生的事情有些忧虑,加上近几日没有休息好,脸色差了些。”

    “正好,我这如意胭脂铺里主打的就是各种胭脂。有一种,很适合夫人。”

    “是……是吗?”

    大郎媳妇结结巴巴,一时竟忘了自个儿深夜前来胭脂铺的目的。

    刑如意走到盛放胭脂水粉的格子前,特意垫脚,取了放在最上面一格里的东西。

    古朴的小木盒,小木盒里装着一直乳白色的瓷瓶,瓷瓶上用青色的线描绘着一簇她没有见过的小花。

    “这盒胭脂很是适合夫人现在使用。”刑如意将小木盒递给大郎媳妇。“我知道夫人深夜上门所求的是什么。夫人放心,只需用了这盒胭脂,自会见到你想见的人。”

    “只需要用了这盒胭脂?”

    “只需要用了这盒胭脂。”刑如意指了指那盒子:“夫人曾托人打听过我的如意胭脂铺,对我胭脂铺的过往也应该有所了解。我这铺子里出售的并非一般的胭脂水粉,若非有缘人,即便是拿了千金过来,也买不走。”

    说着,刑如意话锋一转,又道:“你我几次相见,也算有缘,今夜这盒胭脂就送予夫人你了。哦,对了,若夫人只是想要姿容美丽,依照往常使用胭脂的习惯即可。夫人若是想寻人,且希望见到那个人,则需要在子时,对着铜镜点燃一支红色的蜡烛,对镜涂抹。切忌,这胭脂用的越多,见到那个人的希望就越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