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896章 门上的图案

第896章 门上的图案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常雯雨是通灵鬼校当中最特别的存在,她不遵守规则,肆意破坏,不想被束缚。

    偏偏就是她这样的性格,在鬼校之中还有很多学生喜欢。

    也许是“生活”太过沉闷,她的出现让那些深陷绝望的孩子看到了一束光。

    这光并不明亮,只不过在黑暗中显得与众不同。

    她的性格和画家完全相反,并非刻意针对,两人逐渐走上了完全相反的道路。

    有意思的是,鬼校当中的学生并没有一边倒的去支持某一个人,他们两人平分了大多数学生们的意志。

    理论上来说,他们只要让对方彻底消失,就能获得全部鬼校意志,成为新的推门人。

    他们的争斗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风暴中心的男人一边承受画家的攻击,一边疯狂进攻常雯雨。

    常雯雨后背上的古怪字符在破坏鬼校的门,同时又防备着风暴中心那个男人的进攻。

    三人之中,此时占据主动的是画家。

    他还能够使用一次自己的能力,剥夺某一个厉鬼的全部。

    这个能力对风暴中心穿着病号服的男人无效,但是却可以对常雯雨使用。

    画家也在犹豫,解决了常雯雨,失去了最后一张底牌后,他将独自面对风暴中心的男人,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

    此时距离那扇门最近的是常雯雨,其次就是风暴里的病号服,在常雯雨撑不住的瞬间,风暴里的病号服可能会立刻对那扇无主的门下手。

    如果让他成为推门人,那画家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

    血丝又重新包裹了“画布”,画家没有对常雯雨使用自己的能力,斗了这么多年,他很清楚常雯雨的性格,对方既然敢出现,应该还有隐藏的手段没有使用,现在去画常雯雨不够保险。

    画家在等常雯雨和风暴中心的男人拼出生死,教学楼内的陈歌也在等待他们“三”败俱伤。

    “常雯雨后背上的字符是什么?为什么能够让门上的缝隙变大,我在和怪谈协会的接触中,没有发现什么东西能够对门产生破坏,除非推门人选择自己承受门后的全部罪孽。”陈歌很好奇常雯雨背后的字符,可惜的是从他这个角度看不清楚。

    常雯雨背靠房门,用自己的身体遮挡住了大部分字符。

    “那些符号似乎是用血勾画的,不像是汉字,更像是将一幅完整的画被撕碎后,产生的一个个符号。”

    时间分秒流逝,常雯雨后背上的字符逐渐变少,新出现的字符就像是从她身体深处钻出来的一样,还带着她的血肉,印在门上时,粘黏着她的血丝。

    门上的符号越来越多,慢慢的,陈歌发现那些字符不是随意组合而成,他们按照固定的顺序排列,最后组成了一副血红色的画。

    那是一个长着三个头的恶鬼,身上满是枷锁,被锁链缠绕,脸上的眼珠子泛着血光,最诡异的是这怪物的眼珠和活人几乎一样,就像是刚从活人脸上挖出来的。

    “类似的画,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陈歌使用阴瞳,瞳孔缩小,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在我进入地下尸库之前,怪谈协会曾经来到我的鬼屋!高医生在我鬼屋的那扇门上就留下了这样一幅画!”

    仿佛被闪电击中,陈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模一样!”

    当时高医生利用手机鬼引开自己,然后偷偷进入鬼屋,不过他的仪式似乎没有完全成功,在他进入门之前,被新世纪乐园的守护灵阻拦。

    “这幅画有什么含义?常雯雨为什么觉得它能破坏门?那个怪物又预示着什么?像鬼又不是鬼,似乎连鬼都害怕它。”

    通灵鬼校的门在哀嚎,那三头恶鬼图案愈发清晰,每一块组成的字符都连接着常雯雨的血肉,看着狰狞血腥。

    “之前高医生还不是红衣,他以普通人的力量举行仪式,就可以借助其进入我鬼屋的那扇门。现在常雯雨作为顶级红衣,用自己的血肉来构筑这幅画,效果定然完全不同,看来她是铁了心想要毁掉这扇门。”

    用血肉构筑那幅画,对常雯雨身体伤害极大,她心脏的血色在消退,四肢上逐渐出现黑青色的斑块。

    风暴中心的男人血液中带有能够刺痛灵魂的毒,常雯雨现在已经无法抵抗,那毒入侵了她的身体。

    无法形容的疼痛灼烧着她的灵魂,但是常雯雨的嘴却慢慢裂开,她熟悉这种感觉,越是疼痛,她笑的越是开心!

    门上的恶鬼图案已经快要完成,常雯雨的身体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心脏位置的血色几乎消失干净。

    褪去了那身猩红的外衣,常雯雨看起来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那独眼里埋藏着一种没有人能明白的情绪。

    风暴中心的男人随时可以抽身离开,此时处境最危险的就是常雯雨,这个女人独眼之中燃烧着让所有人都害怕的疯狂。

    如果说画家是一片死海,那常雯雨就是大洋深处燃烧的火焰。

    当她真的陷入绝境之中,一定会做出某些极为可怕的事情。

    整座鬼校里最懂常雯雨的就是画家,在这紧要关头,画家沾着身上的血开始攻击常雯雨。

    门一旦被毁,通灵鬼校将不复存在,所有学生将全部失去庇护,暴露在血色城市面前。

    画家和血色风暴中的怪物联手,两位顶级红衣已经超过了常雯雨的承受极限。

    此时门上的画正在逐渐变得清晰,快要完成,但常雯雨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她的身体上没有一丝血色,苍白的皮肤上满是伤口,但她就是笑着挡在门前。

    头颅转动,常雯雨仅剩的那只独眼似乎在鬼校当中寻找着什么。

    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常雯雨的异常举动立刻引起了画家和风暴中男人的警觉,他们随着常雯雨的目光看去,最后三道目光全部汇集在鬼校西边,交织在了同一个人身上。

    陈歌!

    被三位顶级红衣注视,陈歌额头瞬间涌现出细密的汗水。

    “他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在陈歌疑惑的时候,他口袋里林思思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打开一看,上面是一条陌生人发来的信息——你记不记得自己丢了什么东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