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娇娘三嫁: 184.第一百八十四章

184.第一百八十四章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娇娘三嫁最新章节        下一章

    众人的视线全都顺了过去,邢慕铮面无表情地缓缓拣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吃进嘴里慢慢咀嚼一番,后才在众人的注目中缓缓说道:“照夫人说的办,你们再挤挤腾出一间房来便是。”

    除了不知所以的周姥姥,大伙面面相觑,他们偷瞄又开始淡然吃饭的钱娇娘和邢慕铮。两位主儿不是从不同床共枕的么,怎么今儿突然就要睡一屋了?

    红绢被阿大自后头顶了顶,才如梦初醒道:“那我去将夫人的被褥拿到爷房里去。”

    邢慕铮道:“不必,夫人的被褥给周姥姥用,我与她同用一床便是。”

    众人又是一阵默然。钱娇娘夹菜的手停顿一瞬,点头道:“夜里冷了,给姥姥垫厚实些。”

    周姥姥连忙摆手说不用,但主子都发话了,红绢自是按主子们的意思去准备了。阿大几乎蹦蹦跳跳地出去,叫碎儿晚上多准备些热水。碎儿不解,问他缘由,阿大神秘兮兮地眨眼,“到时候你便知道了。”

    钱娇娘吃完饭还是没见着邢平淳,她亲自去他屋里,山楂却说是他睡着了。钱娇娘看了看紧闭的床帷,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她又去了周姥姥屋里,周姥姥毕竟年岁大了,今日发生了这么多事儿,老人家再支撑不住早早睡下了。

    钱娇娘慢慢走回房中,一抬头见邢慕铮端坐在太师椅上,阿大在一旁似与他禀告些什么,他凝视着烛火讳莫如深。阿大见她进来便住了口,邢慕铮也看见了她,他站了起来,对阿大摆了摆手。阿大躬身退下,与钱娇娘行礼时哂了一口牙。原来在床边整理床铺的红绢与碎儿也行礼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邢慕铮与钱娇娘二人。钱娇娘扫见床铺上那一床被子,暗暗刮了刮指腹。

    邢慕铮的黑眸直直注视着钱娇娘,钱娇娘迎上他的视线,唇角勾起一抹笑,“侯爷,你瞪着我作甚?”

    邢慕铮闻言,默默往前跨一步,他那大长腿瞬间就将二人间的距离拉近,钱娇娘立在原处,仍微笑相对。邢慕铮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她,“……你果真要与我同睡一屋?”

    钱娇娘点头,“这话是我自己提出来的,自是真的。”

    “为甚?”邢慕铮低头,更加靠近钱娇娘。

    钱娇娘笑容越发大,“这不是屋子不够么?”

    “那便只是今日与我睡一屋?”

    钱娇娘沉默,她侧身走了两步,挪了挪桌上的油灯,“若是侯爷不嫌弃,我以后就睡侯爷屋里罢。”

    邢慕铮默然。

    “侯爷不愿意?那我还是走罢。”钱娇娘扭头要走,立刻被邢慕铮抓了手腕,她扭回头,邢慕铮已不知何时贴近了她的身侧。烛火昏黄,映着他眼底难以言语的幽光。邢慕铮捏着她的手腕揉了揉,另一只大手抬上来贴在她的脖子上,拇指抵着她的下巴尖。

    “……你得知道,你若真愿意与我同睡一床,我可就再忍不住了。”他本就想她想得心都炙热难耐,他原可以强行与她共处一室,但就是怕自己忍不住让她更加远离。可她如若自己送进他的怀里,他还能忍得住,他就不是男人。

    钱娇娘轻声道:“侯爷昨儿与我说,要与我好好过日子。我想了许多,我……被侯爷感动了。那就照侯爷说的,咱们以后和丑儿,好好过日子罢。”

    邢慕铮凝视着她久久,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钱娇娘没有避开,抬眸与他对视。半晌,邢慕铮放开钱娇娘,“夜深了,睡罢。”

    钱娇娘点点头,她走到床边,伸手解自己的对襟夹棉袄,忽而男性修长的手指伸过来,为她轻解衣扣,钱娇娘垂眸,没有避开。邢慕铮呼吸的声音越发重了。钱娇娘脱得只剩里衣,她先钻进了被窝,将身子挪到床里。邢慕铮的被子很大很重,他的气息扑鼻而来。钱娇娘背对着床外,只听窸窸窣窣的声音知道是邢慕铮在解衣裳。不多时,烛火被灭。被角被灌进冷风,几乎是同时躺进一个火热坚硬的身躯,钱娇娘的后背几乎被灼伤。腰间搭上一条长有力的胳膊,她浑身紧绷,长手顺势而上,捏住了她的肩膀,另一手不轻不重地将她上侧的肩膀压下,同时炽热的吻压了下来。

    钱娇娘没有回应,却也没有抗拒,任由邢慕铮的唇手四处作怪,她紧闭双眼,等待那一刻来临。

    邢慕铮却缓缓停了下来,他再亲了钱娇娘的嘴唇一口,将她的衣裳拉回原处拢好。

    钱娇娘喘息着缓缓地睁开了眼。昏暗中她看不清人脸的模样,只有一双眸子闪着隐隐光芒。忽而她被搂进一个灼热的胸膛,耳边听见幽幽叹息,“睡罢。”

    钱娇娘心思复杂,她双手搭放在胸前,缓缓闭眼。邢慕铮分明已搂了她,还更贴近她挪了一挪,叫她的手贴在他的胸膛上,她的脚丫子挨上了他的腿。她的耳边是他呼吸的气息,全身都似被他包裹其中。

    她从未与邢慕铮这样相拥而眠,便是在他们新婚的日子,邢慕铮办了那事后,便是各睡各的被子,虽然同在一床,却又似相隔很远。像这般手贴手脚贴脚还是头一遭。

    这竟比方才的吻还要叫她心思浮躁。

    忽而一只大掌在她背后轻轻拍起来。

    钱娇娘身形微僵,邢慕铮拍得不重,竟有些似她哄丑儿睡觉似的。钱娇娘很想问他在干什么,又不敢问,只能装作熟睡的模样。

    钱娇娘不想自己真在这一拍一拍中缓缓睡去。

    隔日醒来,邢慕铮已经不在了。钱娇娘摸摸身旁的位置,尚有一点余温。纤细的手指在床面上摩挲,邢慕铮的气息在这床间萦绕。钱娇娘微阖眼皮。她原以为自己昨儿不能睡得好,谁知竟睡得比平时还要舒坦。大抵是他身上太暖和了。

    起床吃了早饭,大队人马再次起程。因着有一位老人家在车上,马车驾得更慢些。钱娇娘陪着周姥姥坐在车内,让人去把一大早不见人影的邢平淳寻来,但是过了好半晌也不见人,钱娇娘摔了帘子,“邢平淳是消失了么,还是不要我这老娘了!”

    邢平淳原就故意走在马车后头不叫钱娇娘看见他,一听这话忙策马上来,“娘呀,我在这儿哩!”

    “你给我进来。”

    邢平淳嬉皮笑脸,“我可不坐马车,膈得我屁股墩疼,我约了王勇叔与他比赛,你就别管我了,与周姥姥好好坐着啊!”说罢他一甩鞭子,又溜得不见踪影。

    钱娇娘气得够呛,午间时在一破庙暂歇,生火的生火,作饭的作饭。邢平淳又跟着王勇去附近林子里打野味,他在前头打探“敌情”,发现了一头狐狸,喜得低声直叫,“叔,叔,有狐狸!”

    “狐狸肉酸,不好吃。”熟悉的女声自后传来,邢平淳一转头,只见钱娇娘靠在一棵树边看见他。他忙直起了腰身,叫了一声“娘”。“娘,王勇叔呢?”

    “我叫他先回去了。”

    “啊?那我也去找他。”邢平淳见状又要跑,被钱娇娘提溜着脖子捞了回来。她狠掐他的后颈肉一把。

    “唉,唉,娘,疼,疼!”邢平淳挤眉弄眼地求饶。

    “就得叫你知道疼,你现在翅膀硬了,连娘也不理了是不?”

    “没有,没有,我哪能啊!”

    “那你成天到晚的不见人,娘才回来你也不理会,你是不是不想娘回来?”

    邢平淳急道:“我怎会不想娘回来!是娘自己不想回来!”说罢,邢平淳的脑袋瓜子垂了下去,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钱娇娘松开邢平淳,“我哪里不想回来?我不是自愿与你回来的么?”

    邢平淳道:“娘,你就别再骗我了。我都想明白了!你早知道我爹是故意让我去寻你的,如果我不去寻你,他就找不着你,他找不着你,你也不会回来!是我上了当,如果我能忍住不去找你,你就……”

    都是他的错!是他太没用,这么大了还离不开娘,让娘不能自在地走。豆大的泪珠子掉进泥土里,邢平淳站在原处抖着肩膀呜呜地哭。他自看见邢慕铮等在门外,就知道爹娘都已预料到这个结局,只有他傻傻地以为是娘自愿回来的。邢平淳越想越无地自容,他没脸见娘!

    钱娇娘凝视邢平淳的眼神放柔,她轻叹一声,戳了戳他的额头,“你这天天的想些什么东西,我若不想回来,大有十种八种法子从周姥姥的屋子里不声不响地走,我的确是看你这娃儿太乖了,娘原就舍不得,并且呀,娘悄悄儿跟你说,你可别告诉你爹。”

    邢平淳捂着额头,红着鼻头看向娘亲。

    钱娇娘轻笑道:“娘呀,其实也舍不得你爹,我虽原是恼他,但他终究是我的丈夫,你的亲爹,我只是心里头憋着一口气,发出来也就好了。我原就想了,如果你与你爹找着我了,我就回来,大家都忘了先前的事,好好地过日子。”

    邢平淳眨眨眼,讷讷问:“真的?”

    钱娇娘点头,“当然是真的,昨儿我与你爹睡在一屋里了,你还不知道罢?”

    邢平淳傻傻地摇摇头,爹娘同睡一屋子了?就像寻常夫妻那样儿?

    钱娇娘没好气地又戳戳邢平淳,“大人的事儿小娃儿别操心,你以为你多大张脸,天底下都是你的对错?”

    邢平淳缓缓开始傻笑,他蹦得几乎有三尺高,跳进钱娇娘的怀里,“娘,娘,咱们都好好的,以后我一定孝顺你!我要当天下第一的孝子!”

    钱娇娘哎哟一声,笑着将他搂进怀里。

    不必以后,他现在就是天下第一的孝顺儿子。她怎么能忍心抛下这样的好儿子!若伤了他的心,她怎配为娘?罢了,罢了,好歹她能看着丑儿长大成家立业,这便也就足够了。她不再奢望什么了。

    钱娇娘眼中流闪着复杂的光芒,她亲了亲邢平淳的脑袋。

    藏在不远处大树后的邢慕铮,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