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皇叔宠妃悠着点: 第776章 这跟头栽的够狠

第776章 这跟头栽的够狠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皇叔宠妃悠着点最新章节        下一章

    商凉玥一下站起来,就好似被惊住了般。

    白白被她动作吓到了,嗖的抬头望着她。

    商凉玥却飞快跑到床上,在床上滚起来。

    “啊!!!”

    白白,“……”

    帝聿离开天香酒楼,去了一个茶楼。

    他径直来到茶楼的一个厢房,手指轻叩,三声。

    然后走进去。

    厢房里,一股淡淡的药味在弥漫,其间掺杂着茶香。

    一个老人坐在书案后,手上拿着药草在研究。

    听见声音,他看过来,随之脸上浮起笑,很慈祥,“连亓来了。”

    帝聿抬手行礼。

    老人把药草放下,伸手,“坐。”

    帝聿坐到书案前,看着书案上的各种药草。

    这些药草是新挖的,上面还带着泥土。

    老人见帝聿看着这些药草,脸上浮起笑,那层层的褶子挤在一起,更显平易近人,“近日为师在研究一味药。”

    “为师发现平日里这些最寻常的草药与之结合,可解许多繁杂之症。”

    帝聿,“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常态。”

    老人脸上的褶子深了,“你说的对,相生相克。”

    然后看着帝聿,“你……”

    话出声,一下止住,随之眉头皱了起来,“你受伤了?”

    说着,老人手伸出,是要给帝聿把脉的意思。

    帝聿说:“一点小伤。”

    帝聿说的一点小伤可不是小伤。

    那绝对是大伤。

    老人眉头皱的紧了,“容为师给你把脉瞧瞧。”

    老人这话出来,帝聿再不把手伸过去那便不好了。

    他抬手,落在书案上。

    老人指腹落在帝聿脉搏上,然后手捋着胡须,一下又一下。

    只是,这手捋胡须不过两下,老人便看着帝聿的手腕。

    忽的,他沉下眉眼,脸上难得的浮现凝重之色。

    “竟伤的如此重。”

    老人看向帝聿,眼中是担忧,“为何会如此?”

    连亓之前有内伤他知晓,伤的如何他亦知晓,但这不过短短十日,他便伤的如此重。

    为何会这般?

    帝聿看着老人,说:“今日与南伽巫师乙罗对了手。”

    帝聿未如往常一般说无碍,而是说出了缘由。

    但他这缘由说的委实轻松,简单。

    就好似寻常吃饭喝茶一般,相当的自然。

    老人听见他这话,眉心一下拢紧了。

    一个是帝聿这般风轻云淡的说出极为严重之事,一个是南伽巫师,乙罗。

    “你今日与乙罗对战?”

    老人看着帝聿,眼神清锐。

    “是。”

    “你是想探她的底?”

    南伽巫师乙罗,只闻其人,不见其人。

    此人是谁,模样如何,性格如何,无人知晓。

    可以说,此人相当神秘。

    连亓今日这般与她对战,除了此,他想不到别的缘由。

    “你身上的伤就是她伤的?”

    帝聿眸里墨色深了一层,“她武功在我之上。”

    老人垂了眸,气息沉了。

    连亓武功高强,他一直都知晓,能伤他的人,在这东擎大陆,屈指可数。

    现下,乙罗伤了他,那乙罗武功在他之上。

    而连亓亦亲口说出来。

    那便不会有错。

    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对帝临来说是大患。

    尤其对连亓。

    她将是连亓最强大的对手。

    “不过……”

    帝聿出声,老人抬眸,看着他。

    “她内力怪异,似借助了什么,如若未有此,她不是本王的对手。”

    今日与乙罗一战,帝聿清楚的感觉到乙罗的内功,不精纯,不浓厚,里面有两股力量,始终不曾融合。

    而那能伤他的,便是那其中一股最为强大的力量。

    不过,他如若未受伤,今日乙罗未必伤的了他。

    即便她体内有那强大的力量。

    老人听见帝聿的话,说:“在我存在于世时,我便已知晓乙罗。”

    “她是南伽的巫师,亦是炼蛊的最高人,为师年轻时曾想去拜访于她,想用这炼蛊之术来研究救人之法。”

    “而为师亦确有去过。”

    说到这,老人停顿,他看着前方的眼神浮起悠远。

    显然在回忆当年当时。

    帝聿未说话,始终无声,听老人说着。

    现下见老人这神色,他眸光微动。

    不过,帝聿未问。

    他等着老人继续说下去。

    果真,在短暂的停顿后,老人继续说:“当时为师……”

    商凉玥在床上滚,叫,手锤打被子,脚也跟着踢,就好似在发泄着什么一样。

    白白从未见过商凉玥这般模样,小东西被吓到了。

    它蹲在床下,眼睛睁的的大大的看着商凉玥,眼中是懵懵的。

    动都不敢动。

    商凉玥在床上滚了好一会,似累了,似想通了,又似放下了。

    她躺在床上,看着床帐,怔怔的。

    打不得,骂不得,就连说也说不得。

    不是因为不愿,亦不是因为不想,而是不是他的错。

    商凉玥叹气。

    为国为民,大丈夫所为,她爱的不就是这样的他?

    商凉玥拿过被子,裹在身上,闭眼。

    夜缪,这跟头你真是摔的够狠的。

    夜幕渐沉。

    街上的摊贩开始收拾东西,铺子的门一间间关上。

    时间已然是亥时末。

    帝聿回来,他一路到商凉玥的厢房外。

    停下。

    屋内未有光,黑漆漆的。

    似乎里面的人歇下了。

    不过,帝聿眸子里墨色深了。

    里面未有人。

    他是武功高强之人,稍稍静心听四周的动静便能听见人的气息。

    里面未有商凉玥的气息。

    她不在。

    帝聿转身,看向前方一个暗处。

    那里有暗卫在。

    他看了眼那处便走进厢房。

    随着他进到厢房,那处的暗卫来了。

    跪在地上,“王爷。”

    “王妃在何处。”

    帝聿站在厢房里,屋内未有光,黑漆漆的,只能看见他的身形轮廓。

    暗卫,“王妃在厢房。”

    帝聿看着四周,听见暗卫的话,眸色顿住。

    厢房……

    商凉玥坐在厢房里,她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拿着红纸,不知晓在弄什么。

    白白蹲在她旁边,歪头看她的动作。

    可它看了好一会,也看不懂商凉玥在做什么。

    而随着商凉玥的动作,红纸上的碎屑也跟着掉下来。

    白白看到这,立刻去抓那碎屑。

    可以说,在碎屑还未掉下来的时候便被它抓在来爪子里。

    它也不知晓这东西能不能吃。

    便把这碎屑抓在嘴里咬。

    商凉玥看见它的动作,说。

    【作者题外话】:第五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