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第93章 不是渣男是什么(二)

第93章 不是渣男是什么(二)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于休休的作妖日常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下午,于休休去巡了两个工地,其中一个就是城市之春。

    吴桐没有在现场,只有十来个工人在懒懒散散地干活。于休休给吴桐打了个电话,让她要盯着工地,怕没有人盯会出问题。吴桐好像有点不高兴,说自己有分寸,就把电话挂了。

    于休休看着手机,有点懵。

    今天什么日子?

    走哪儿都讨人嫌?

    ……

    于休休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火速打开手机找她的幸运天使转运——

    她发了条语音给霍仲南,把今天的事儿一股脑告诉了他。等发泄完心里的不满,她烦恼就没有了,然后,眉开眼笑地去开车。

    可是……

    她那条语音,霍仲南反复听了五六遍。

    他把钟霖叫了进来,“我出去一趟。和詹姆斯先生约明天。”

    钟霖:“霍先生???”

    这次会见是上个月就安排好的,就在一个小时后。霍仲南不常会见客人和商业合作伙伴,能够约他见面的人,都是重要的人。他从不会失约。

    这是怎么了?

    钟霖一头雾水,提醒他:“詹姆斯先生脾气不是很好,这次还带了太太过来,怕是……”

    霍仲南扣好衣服,扫他一眼。

    “那丫头情绪不对,我得去看看。”

    钟霖:“……”

    又是为了于休休?

    老板,我的情绪也不对了啊。

    ……

    霍仲南走出房间,就给于休休发消息,“你现在回公司?我去接你。晚上一起吃饭。”

    于休休:“你今天不忙吗?”

    霍仲南皱皱眉,“不忙。”

    于休休:“可是我忙啊。夏琪昨晚给我发了十几条消息,说她家卫生间的防水没有做好,还说什么项目经理不负责任,我得过去看看。”

    霍仲南不吭声。

    于休休知道他对那两口没有好感,也不多说:“唉,现在的男人真是渣得很,她那个老公太让人倒胃口了。今天上午把我们家客服骂得狗血淋头!”

    “……”

    于休休:“我去处理一下就走。晚上和你约饭没有问题。我弟说,想去吃柴火鸡,你有没有兴趣?”

    霍仲南:“有。”

    于休休笑开,“那要不然你去刘婶那边等我?我很快就过来。”

    霍仲南许久没有回答。

    于休休的车都开到夏琪家小区了,这才收到一条他的消息。

    “我不是渣男。”

    呃!

    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于休休笑了起来。

    她只是一时嘴快而已,这人闷头想了这么久?

    于休休发了个“顺毛”的表情包,“你当然不是渣男,你是喜欢金发美女的渣老板,是心里有个女孩儿还亲亲另一个女孩儿的渣老头儿。一会见啊,渣老头儿,我快到了。”

    ……

    冯子强吹着口哨,晃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刚做的防水测试,地上全是积水。他喝了一点小酒,脑子有点微醺的小兴奋,踩在垫脚的砖头上,想也没想,拉开裤链,直接淋在了地面。

    今天没有工人施工,有一点声音就很响亮。夏琪正在客厅里检查墙面,听到声音气不打一处来,冲入卫生间就开骂。

    “你是狗吗?去楼下公厕不行?这是咱们自家的房子……”

    冯子强转过头瞪她,双眼腥红:“自家的房子怎么了?不是自家的房子,我还不尿呢。”

    夏琪和他最近关系不太好,想到他做的那些事,更是无名火起。

    “你看不见吗?这里没有马桶!这是你该撒尿的地方吗?你这个人就是……什么不能干,就专干什么是吧?你上次差点坐牢,你不知道?这脾气,还不知收敛。”

    冯子强皱起眉头,不悦地说:“你这婆娘又要翻旧账是吧?闭嘴吧你,老子不爱听。”

    夏琪气得面孔发绿:“你别不爱听了。我约了设计师过来看地漏和防水,你这搞得全是尿骚味,让人家闻到,丢不丢人?”

    冯子强被她说得火起,突然转过身来,岔开\腿,对准她的脸就淋了过去,一嘴邪佞的笑。

    “老子就这样,怎么着?老子就是想尿哪里就尿哪里……谁不爱,你不爱,还是她不爱?”

    夏琪冷不丁被淋了一脸,尖叫一下,呸了几声,气得身子发抖,冲过去就推他。

    “冯子强,你太过分了!我今天给你拼了!”

    冯子强反手就是一个耳光,顺手揪了她的头发,就摁在几厘米深的防水地面上。

    “你这婆娘,老子惯你了是不是?房子是我买的,老子爱咋样你管得着?”

    “你松手,松手,痛痛痛……”

    “老子辛辛苦苦赚钱养你,你他娘的什么都不用做,吃我喝我用我,一天天的叨逼叨,谁给你的胆子?”

    夏琪脖子被摁住,整个脑袋被淹在水里,呛得直咳嗽。

    “冯子强!冯子强——你松开——”

    冯子强稳稳站着,拎着她甩到墙上,看她伸手要来抓扯自己,一脚踢过去,把她踢翻在水里,又使劲儿踩住她的脖子。

    “看把你牛得,犟啊!要翻天了是不?”

    夏琪打不过,气不过,又哭,又骂,又叫。

    冯子强戾气更重,一下一下捶她,“是不是老子久了没打你,你忘了谁是爹了?我c你妈的,拿了一点老子的短,就以为可以骑到老子头上了?有种告我去啊,我就是干了那娘们,你送老子去坐牢啊,让我吃枪子儿啊。到时候,看你个小寡妇带着孩子喝西北风——”

    “别……别打了!冯子强,你别打了……呜呜……”

    “老子打死你!打死你个贱人。”

    “啊!救命啊!救命。”

    “叫啊!老子打婆娘,看谁敢来救你。”

    “救命——救——命——”

    于休休就是这个时候进门的。

    还在装修的房子,味道大,夏琪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关门。

    小户型的房子,大开的门离卫生间不到十步,哭闹和求救声清晰入耳,于休休怔了一下,冲了进去。

    “你住手!”

    她眉毛竖起,样子很凶。

    地上的夏琪抬起头,满脸是污水,脸颊已经肿了,眼眶破了皮,嘴角咬出了鲜血,楚楚可怜地看着于休休,失声痛哭。

    “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呜呜……”

    冯子强愣了一下,看到只有于休休一个人,抹一把嘴巴,丢开夏琪,吊二郎当地走过来。

    “妈的,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小妖精,是不是知道爷们儿想你很久了,这就送上门来?”

    于休休发现这个人双眼赤红,不像是正常状态,往门边退过去。

    “我警告你啊,别乱来,我哥就在楼下。马上就上来。”

    “你哥?情哥哥吗?”冯子强酒精上头,说话早已没了分寸,“行啊,等他上来。这样才刺激——”

    他说着就要去抓于休休。

    夏琪一把扑过去,抱住他的腿。

    “于小姐,你快走。他喝多了,你快走!”

    冯子强踢了她一脚,骂骂咧咧,“你这臭娘们儿,胳膊肘儿往哪儿弯呢?老子才是你男人,看清楚。”

    于休休看他打人,心肝儿俱颤。太恐怖了,这个恶魔。她睨着墙边,随手抄起一根钢筋,然后拿手机。

    “你别怕!我报警!”

    夏琪大惊失色,“不要!于小姐,不要报警!”

    于休休震惊地看着她:“他在打你!他把你打伤了。你不要怕他,这种渣男,就该受到教训。”

    夏琪呜呜地哭,又哭又叫,“不要报警,我求你了。报警他要坐牢了,我们这个家就完了……”

    家?

    这是家吗?

    这不是于休休理解的家。

    “你可以不报警,我不可以。”

    “于小姐,你就算不为我,也为你朋友想一想,要是报警,她的事就瞒不住了!”

    于休休微微一顿。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就要好好收拾这个畜牲。”

    冯子强见状,一脚踢开夏琪,朝她扑了过来,想抢她的手机。于休休退了一步,条件反射地就着手上的钢筯朝他砸了过去。

    准头很高,刚好砸在他的头上。

    “啊!”

    ……

    霍仲南拨了好几次于休休的电话,一直无法拨通。大冬天的,他坐在车里,觉得胸口有些闷。

    他扯了扯领口,找钟霖要了谢米乐的电话。

    “把夏琪家工地的位置,发给我。”

    谢米乐:“……”

    这位大佬为什么给她打电话?

    她加了霍仲南微信,把地址发过去,然后给于休休发消息。

    “你哥在找你。听语气不太好嗳,你俩怎么了?是不是你背着他又看上别人了?”

    “小心啊!你哥抓奸来了。”

    谢米乐发了消息,没等到回复,又打电话。

    无法接通?她也有点慌了,来不及多想,一边出门打车,一边给于大壮打电话。

    “于叔,休休好像出事了!”

    ……

    ……

    ……

    ------题外话------

    ……今天更晚了,不好意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