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掌中娇: 第 67 章

第 67 章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掌中娇最新章节        下一章

    吃瓜群众们不负众望, 把医院里那段视频前前后后来来回回的扒了一通。

    最后把注意力放到了闻梁说“谁惯得你”,而陈喋回了一句“还能是谁惯的”上面。

    于是闻喋的虐恋情深成功变成了养成系恋爱。

    【我去搜了搜闻总今年29岁,比咱们喋妹大六岁!!】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以前就觉得闻总看喋妹的眼神好宠溺的, 就是看自家小朋友的感觉!!!】

    【我哭了闻喋怎么不虐了也这么好磕啊, 我历经千帆坐在台下,看你拿下人生中第一个奖杯。】

    【之前不是说陈喋家里好有钱的吗,经纪公司都是她家开的,可能他们两家是世交, 两人从小就青梅竹马,呜呜呜呜我太可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编剧直接把闻喋神仙爱情写成剧本, 让这两位演主角吧。】

    后来还有人翻出了陈喋高中校园贴吧里的一条帖子, 帖子名字叫住“高二3班新来的那个转学生有人知道联系方式吗?”

    底下还有一张配图,正是陈喋。

    这帖子其实之前就已经被粉丝考古挖出来过, 这张陈喋高二时候的照片也流传甚广, 只不过这回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其中一楼的回复上――

    “我前几天看转学生放学的时候是跟着闻家那个大儿子一起走的,也不知道什么关系,但是人家旁边还有这么个人, 你还敢要联系方式吗?”

    陈喋当时读的高中是贵族学校, 学费高昂,里面的学生也都是堰城商政界的孩子们, 互相之间也因为家庭认识, 自然能认出来闻梁是谁。

    只不过现在放到网友眼里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闻!喋!果!然!是!养!成!的!】

    ***

    陈喋看完,面无表情的按灭手机。

    她从前还没往这个方向想过, 无非是阴差阳错地被闻梁带回了家而已,现在被粉丝们这么一闹, 又觉得好像这样也说的过去。

    她从高二到大四,还真是闻梁养着长大的, 就连气性也是从他这学来的。

    养成……

    听着还怪羞耻的。

    她侧头看向闻梁,思绪慢慢和几年前的闻梁重合。

    闻梁注意到她视线,侧头,挑了下眉:“怎么了?”

    陈喋回神:“我怎么感觉你跟七年前长的一样,都没老。”

    车子经过高速公路收费口,减速,闻梁摇下车窗,手臂搭在窗沿上,侧头轻笑一声,睨她:“你倒是变化挺大的。”

    陈喋立马进入作战状态。

    准备要是闻梁说她变老了就马上奋起反抗。

    结果这臭不要脸的视线从她脸上缓缓下移,玩味勾唇:“比你18岁的时候要大多了。”

    陈喋瞬间涨红脸。

    这人真是一点都没下限。

    她红着脸扭头,不再去看他了。

    闻梁就喜欢看她这样,再次笑出声。

    那笑声落在陈喋耳朵里,每一声都像是折磨,又羞又恼,终于受不了,愤愤转过头朝他手臂上打了一拳:“你烦不烦人!”

    “开车呢。”他“啧”了声,又笑,“大点好。”

    “……”

    到晚上才终于下高速回到堰城。

    刚才医院人多,闻梁知道陈喋脸皮薄,才让朱奇聪送了一双鞋过来,到家后就不再有所顾及,下车后便绕到副驾直接打横抱起陈喋。

    进屋后,闻梁把人放到客厅沙发上:“想吃什么?”

    “随便。”

    闻梁拿出手机点外卖,没一会儿就点好,手机丢到旁边,搂着陈喋压回到沙发里。

    两人挤在沙发上,陈喋几乎要陷进去,脑袋压在他手臂上,挨得很近,安静下来后陈喋喜欢任何和闻梁亲密的时候。

    顿了顿,她开口:“我今天在医院看到林筌了。”

    闻梁看上去并不吃惊,对于林筌和陈科离婚的事他之前就知道,但没跟陈喋讲,因为觉得没必要。

    “林筌她们家族在s市人脉更广,所以离婚后去s市也正常。”闻梁摸了摸她头发,问,“你们有说话吗?”

    “说了,她跟我道歉了。”

    闻梁挑了下眉,淡嘲:“道歉有什么用,不用理她。”

    陈喋轻轻抿了下唇,叫他:“闻梁。”

    “嗯。”

    “你当初为什么会把我带回来的啊?”陈喋刚才看完网络上大家那些评论,现在对这个问题也生出点好奇。

    闻梁片刻没说话,然后笑着,动作又开始不规矩,没皮没脸的往陈喋身上又摸又掐的,很不正经:“养个童养媳,赚了。”

    “……”

    ***

    这次s市的地震伤亡在城区不算太严重,但周边却很惨重,一直在被跟踪报道的内容之一还有当时在当地宣传的《阿潇》剧组。

    第二天,剧组便公开向灾区捐款,并提出未来票房中会抽取一部分捐赠给当地用于灾后重建。

    陈喋和闻梁当时因为恋情曝光占据了不少社会资源,也被不少黑粉或是对家粉抓着这点不放,并扣上“娱乐至死”的帽子,想要败坏路人观感。

    上个月陈邵刚给陈喋弄了个个人工作室,也属于在壹铭娱乐底下,但各种资源接收都更加方便,工作人员一对一对接,效率也更高。

    陈喋联系了自己工作室,也发出捐款100万给s市。

    因为第一部电影一举成名,陈喋人气高演技好,几乎是被封上了神格的,所以拍《阿潇》的参演费也很高,再加上最近接的一些和杂志封面,陈喋如今卡里的钱也是个十足的小富婆。

    没一会儿,温远集团官微转发陈喋个人工作室微博。

    @温远集团官微:温远集团董事长闻梁个人向s市灾区捐款1000万,并且将出资在受灾区及当地经济落后区建造五所希望小学。

    陈喋和闻梁虽然恋爱曝光,但两人至今都还没正式公开承认,只能算是默认。

    温远官微一转发,相当于公开承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疯了!!都给我磕!!!】

    【那些说我喋妹和闻总娱乐至死占用社会资源的都给我来看看,你这么能逼逼请问你捐款了吗?】

    【呜呜呜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我也想拥有这样一捐就是一千万的爱情!】

    【我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我的虐恋情深cp怎么突然这么甜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概就是我们以为虐恋情深的那些瞬间,只是人家小情侣的打情骂俏。】

    ……

    陈喋:“……”

    s市地震的事告去一个段落,陈喋跟着剧组继续宣传电影《阿潇》,还参加了几个热门综艺进行宣传。

    虽然开拍前方阮都会提前跟节目组或承办方主持人说明,话题只要围绕电影就好,不要涉及陈喋恋情的事,但对方当然知道什么话题才是真正能引起轰动的,还是明里暗里的把话题往恋情的方向引。

    到九月底,所有预热宣传结束。

    陈喋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当初的热议到现在也消退了些,不再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了,陈喋跟方阮商量了下,决定索性开个直播坦荡的聊聊这件事。

    当天忙完工作,商务车送陈喋到西郊别墅,方阮也在。

    “你跟我一块儿进去吧?”陈喋问她,“我也不太懂怎么弄直播。”

    方阮一脸的抗拒:“我不,我怕被闻总赶出来。”

    陈喋好笑道:“他今晚有事,不在家。”

    方阮这才同意,进屋时还战战兢兢的。

    张嫂今天女儿学校有事,请了一天假,家里没人烧饭,陈喋走进厨房,难得自己动手,打开冰箱问方阮:“你吃什么?”

    “随便,简单点的吧。”

    陈喋从前还会做点小菜,现在手生得不行,也不知道做出了能不能吃,不跟方阮客气:“那直接吃面吧。”

    方阮看着她从上面橱柜拿了两盒泡面出来:“……你这也太随便了。”

    “这面可好吃了,你不懂。”陈喋翻了个白眼。

    方阮怼她:“哦,你的闻总懂。”

    “他也不懂,他就是什么都能吃而已,一点都不挑。”

    等面熟的过程中,方阮在这客厅里绕了一圈,不禁感慨,万恶的资本主义果然是剥削阶层,每一处都散发着金钱的味道。

    “一会儿直播你就在这吧?”方阮指着沙发说,“正好后面还能对上你上回拿的那个奖杯。”

    陈喋对这些都没意见,点点头说好。

    ***

    吃完面,方阮给她捣鼓好直播的设备,把平板架起来。

    陈喋头一回接触直播,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里还有点儿懵,盯了一会儿屏幕,又问坐在手机背面的方阮:“开了吗?”

    方阮小声回答:“开了,已经有好几万粉丝进来了。”

    早上时陈喋工作室微博就提前通知说晚上陈喋会直播,大家都蹲守着,进来很快,弹幕滚的太快,以至于卡顿了好一会儿陈喋才看到大家的弹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来了喋妹!!!】

    【靠这个距离的喋妹,我死了!!!这真的是人类的脸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喋妹就是我的取向狙击!!!!】

    【看过喋妹闺房四舍五入我和喋妹睡觉了!!】

    【ok,喋妹富婆人设石锤了!】

    【哈哈哈哈哈哈真实的不好好拼事业就要回家继承家产了。】

    粉丝们不知道豪门那些事,也不知道陈喋和陈舒媛之间还有一段瓜葛,只觉得陈喋现在应该就是在陈家给她们直播。

    “大家好,我是陈喋。”

    她有些紧张,一板一眼的跟大家挥了挥手打招呼。

    弹幕一片“哈哈哈哈哈哈”飘过。

    很快,就有粉丝们问了她和闻梁之间的事儿。

    陈喋凑近屏幕,怀里抱着个抱枕,看大家提出的问题,挑着回答。

    “嗯,那个视频里的就是闻梁。”

    “对,那时候就在一起了,也是前男友,之前分开过一段时间。”

    “恋爱综艺啊?应该不会吧,他可能不太爱出现在镜头里。”

    “虐恋情深cp啊。”陈喋忍不住笑,“我之前有看到,也有给闻梁看,但是那时候还没有公开恋情的打算,所以出席活动只能装不熟,没想到大家会想这么多。”

    直播间的人数不断飙升,“陈喋直播”的话题到榜首。

    还有不少粉丝疯狂打赏,陈喋说了好几次不用打赏,可是没用。

    只是又过了会儿,忽然飘过来一条系统提示――“叶初卿v”打赏了主播豪华游艇x100。

    片刻后,又是一条――“壹铭娱乐v”打赏了主播豪华游艇x200。

    陈喋:“……?”

    叶初卿作为电影行业大会主席,微博是受认证过的,而因为之前微电影抄袭事件,陈喋粉丝都知道两人关系很好。

    至于这个壹铭娱乐就更不用说了,能给陈喋打赏的,肯定是陈喋堂哥、壹铭娱乐总裁了。

    【喋妹真人生赢家,姐妹情深兄妹情深!!!】

    【我也想要这么简单粗暴的姐妹情深。】

    【看看人家的哥!!!我哥那是什么东西!!!】

    陈喋从沙发缝拿出自己手机,给叶初卿发信息。

    [陈喋:?]

    [陈喋:你和陈邵这是什么情趣?]

    [叶初卿:?]

    [叶初卿:好好营业,看镜头,别八卦我们的事。]

    “……”

    见她已经能够自己应付直播,方阮明天一大早还有个事要处理,跟她说了声便先走了。

    陈喋只大概解释了一下她跟闻梁之间的事,但问及什么“养成系”、“爹系男友”的时候她就当没看见略过了。

    回答完恋情,陈喋就不知道该聊什么了。

    “今天要不就直播到这吧?”陈喋提议说。

    弹幕立马一片哀嚎,纷纷让陈喋再播一会儿。

    陈喋托腮,问:“那大家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嗯,《阿潇》黄金周10月1号上映,大家要去支持哦。”陈喋看着弹幕说,“票房破10亿福利啊?破了再说吧,我还没想好呢。”

    【破十亿发一张和闻总和情侣合照好吗!!!】

    【一起直播也可!!!】

    【什么时候才能再吃到同框糖啊!!】

    弹幕里的内容真是一点儿都离不开闻梁了。

    陈喋刚想无视,身后忽然响起声音,门打开,闻梁换上拖鞋进屋。

    陈喋:“……”

    你不是说今天得晚点回来的吗?

    弹幕瞬间疯了。

    连带着打赏腾起的图案在屏幕上炸开,把陈喋的脸都挡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同居了!?!?!?】

    【谢谢喋妹提前给10亿票房福利!!!10亿票房以后要有新的福利哦!我还可以继续吃糖!!】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夜我就是朝阳第一尖叫鸡!!】

    【我fong了!!!】

    【这两位是什么神仙颜值啊!!!我磕爆!!!!】

    闻梁进屋后一回头就看到陈喋一脸错愕的表情,再一看,便看到了她面前驾着的屏幕。

    闻梁:“在干嘛?”

    陈喋喉咙空咽了下:“……直播。”

    闻梁这种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显然不知道什么叫做紧张和尴尬,走到沙发背后倾身靠过来看屏幕。

    他那姿势看上去像是从后面搂住了陈喋,挨的很近,其实也算不上多亲密,但粉丝们还是头一回见到两人活生生的实时发糖,又是弹幕又是打赏。

    闻梁皱眉,吐槽道:“怎么这么白?”

    陈喋:“……”

    请问现在这是重点吗?

    你这人有没有眼色啊!!!

    都跟你说了我在直播了还靠过来看!!

    陈喋心累地解释:“这叫滤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爹系男友】

    【xswl总裁大人怎么有点萌萌的?】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甜,为什么就这么几个字我也快被甜晕了。】

    闻梁也是头一回接触直播,看了眼滚动的弹幕,他原意只是想看看会不会有人在这说点关于陈喋不好听的评论,但却在飞快滚动的弹幕中捕捉到一个高频出现的词语。

    “什么是爹系男友?”闻梁问。

    “……”陈喋受不了,推他,“现在是你好奇的时候吗!”

    粉丝们已经在弹幕中给出了非常官方的解释:形容把女朋友当女儿一样对待的男友,此类男友成熟稳重、内敛靠谱、话不多,但绝对体贴。

    闻梁看到,挑了下眉。

    陈喋再也直播不下去了,匆匆跟大家说了声再见就直接关了直播。

    ――世界安静了。

    闻梁倚着沙发背笑:“你这么紧张干嘛。”

    “谁知道你待会儿还要说点什么。”陈喋翻了个白眼,又问,“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不是说今天会晚?”

    “处理的快就回来了。”闻梁揉了把她头发,“睡觉去了?”

    当晚,闻梁身体力行地再次打破了爹系男友的称号。

    什么成熟稳重、内敛靠谱和体贴,这人只要一脱裤子就统统不存在了。

    完事后,陈喋端庄虚弱地躺在床上,一点儿力都没了,闻梁冲完澡上床,刚要把她抱进怀里,就被陈喋扇了一巴掌。

    “啪”一声。

    她使不出劲儿,不过声音还挺响。

    闻梁眯了下眼,抓着她往下引:“你是不是还想再来?”

    陈喋哼唧出声,身子不住往后缩,在性命安全面前选择认怂:“不来了不来了。”

    闻梁温香软玉抱怀。

    家里刚换了沐浴露,从之前的奶油玫瑰味,现在是夏天很清冽的青柠味,陈喋身上香香的,他埋她颈间深吸了口气。

    “你是狗吗?”陈喋闭着眼问。

    “很香。”

    陈喋轻笑:“仙女儿天生的体香。”

    闻梁:“那便宜我了。”

    安静了会儿,闻梁开口:“对了,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陈喋愣了愣,不是在一起的日子,也不是谁的生日,忽的,她灵光一现,想出来了明天是什么日子。

    只是……这日子有点难以启齿。

    而且这他妈好像也不能算个什么纪念日吧?

    明天,陈喋五年前爬上闻梁床的日子。

    她说不出口,问:“什么日子啊?”

    “我妈的忌日。”

    陈喋脱口而出:“啊?”

    闻梁从来没告诉过陈喋沈云舒的忌日是哪一天,会这么问她完全就是想看她想歪出糗又害羞的样子。

    他笑着打趣:“想哪儿去了?”

    陈喋恼羞成怒:“闻梁!”

    他抱着她笑出声,胸膛震动着,笑声非常刺耳,陈喋受不了,在她怀里张牙舞爪的扑腾几下,没能逃出来。

    听他笑了好一会儿,陈喋终于忍不住叹口气:“你别笑了,太不尊敬了。”

    闻梁全然不信那些,恣意惯了,依旧逗她玩:“你刚想的那些就尊敬了?”

    “……我又不知道。”陈喋嘟囔,“你怎么都没跟我说过啊?”

    “这么早以前的事了,也没什么好提的。”闻梁语气听着很轻松,食指绕着陈喋的一绺长发玩。

    “那你明天要去看看她吗?”陈喋问。

    “嗯,去一趟吧。”

    “我陪你一起去。”陈喋拍拍他背,“没事的。”

    他无所谓地笑:“你怎么总觉得我这么脆弱。”

    陈喋没说话,只紧紧抱住他,脸埋进他胸膛。

    片刻后,闻梁也就收了那点玩笑的心思,低头在她肩上亲了口。

    ***

    闻怀远去世后就和沈云舒一块儿合葬了,其实半年前也才刚来过。

    早上过去路上陈喋就买了些点心,还有一束花。

    闻梁从前过来从来不买这些,就是纯粹过来看一趟。

    他坐在车上,看陈喋戴着宽檐帽站在路边一个卖花的小摊贩对面,挑了一束。

    摊贩年纪很大了,一头白发,手上也斑驳地全是皴裂的皮肤。

    陈喋一顿,没扫码付钱,而是走回到车边问闻梁:“你有零钱吗?”

    闻梁把钱包给她。

    陈喋抽了张一百块钱的纸币,付给那老奶奶,没让她找钱。

    她拿着花回到车上,看着还挺开心,往闻梁跟前一递:“好看吗?”

    “好看。”闻梁顺着她话,又问,“买这干嘛。”

    “这不是都要买的吗,不然这外面哪儿有这么多摆摊儿的啊。”

    闻梁完全不解风情:“你买了花,过几天谢了就被这儿打扫的统一丢了。”

    “……”

    陈喋真是跟他讲不清道理。

    “那至少今天还是漂亮的,你不懂,女人都喜欢花,而且你妈妈以前不是还开过花店嘛,她肯定会特别喜欢花的。”

    沈云舒去世已经将近20年,如今再来看她,心情也非常平和。

    陈喋把花和小点心放到墓碑前,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和沈云舒从来没有见过面,连称呼都不怎么能说出口。

    停了好一会儿,才说:“阿姨,我和闻梁一起来看你了,我是他女朋友,陈喋。”

    闻梁始终没说什么。

    陈喋侧头看了眼他:“你也说点啊。”

    “没什么好说的。”

    ……这到底是谁亲妈。

    陈喋怕他是因为自己在这不好意思说,便道:“我去旁边等你,一年才来一次呢,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闻梁不是因为陈喋在就说不出口,他的确是没什么好说的。

    沈云舒走了19年了,就算是还活着,不管什么关系19年不联系也早就生疏了。

    她去世时闻梁还是个连身高都还没抽芽的小学生,他性格最主要的成长阶段她都没有参与,很多时候,闻梁都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

    去年这个时候,陈喋走了,跟他提了分手。

    闻梁来看沈云舒时倒是说了几句话。

    当时他说:“你去世18年里,只有一件事觉得自己做的不错,可人家不是这么觉得的。”

    他口中的“一件事”便是当初带陈喋回家。

    闻梁蹲下来,看着墓碑上照片里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笑了笑:“那件事做的其实还是不错的。”

    他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陈喋,背对着他,穿了条连衣裙,阳光洒下来,笼罩住她周身,像是在发光。

    “那是你儿媳妇。”闻梁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