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红楼之清和县主: 礼仪筹备

礼仪筹备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红楼之清和县主最新章节        下一章

    贾琏官职的调动, 对于商铎来说,只是极闲杂的事。

    他特意来了一趟, 主要还是为了后日上巳节之事。

    因宫内后妃俱在, 林如海哪怕是生父, 也只能坐到外室去, 等女儿出来拜见。

    商铎与他细说了些礼仪之事, 又炫耀道:“及笄礼却是我夫人在内室,你这正经当爹的在外,可见令千金到底是我们家的人。”

    见林如海脸拉下来, 商铎连忙打了个哈哈转了话题:他明白林如海的心情。要是来日商婵婵及笄待嫁, 谢羽册敢到他跟前说这些话,他肯定当场就翻脸。

    现不过仗着林如海是端方君子,不轻易动怒,这才来人家面前炫耀。

    但也赶紧适可而止:林黛玉跟商婵婵又不一样。

    毕竟林如海身边只有这一个至亲了。

    好在保宁侯还有旁的话题来救场:“先前我还担心大婚礼仪不足, 恐委屈了令千金,现在是不会了。皇上特意许了我,一定要驰儿的婚事风风光光。”

    “皇上的性情,真是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 现在都快叫老圣人逼疯了。这回咱们儿女的事儿, 他绝不会退让的。”

    在皇上看来, 亲爹逼着不让他杀人抄家,那好啊,那总管不到我赏赐封诰了吧!

    林如海叹道:“圣人也不容易。”

    其实平心而论,起初林如海对皇上评价并不高。论文治武功, 当今都不如年轻时候的太上皇。

    且皇上心性狭窄,别说没有唐太宗宽容魏征那样的肚量了,只怕连寻常男人也不如。

    只看他怎么对卢御史就可知了。

    但现在几年下来,林如海也算了解了些皇上的苦衷。

    起码大是大非跟前,皇上还是辨的明白。

    今日是三月初一,谢翎按日子进宫来向皇上回禀京营事务。

    皇上温言勉励了两句,便道:“朕罚了让儿在后殿里头抄书呢。现在你进宫也难得,便去后面将他解救了吧。”

    果然五皇子一见谢翎就如同开了锁的猴子,将书一推道:“今晨我去给皇祖母请安,还遇到了商大姑娘问着你。你既来了,咱们这就去找她。”

    谢翎见五皇子拉着他往昭阳殿去,不由有些诧异。

    萧让这才想起解释:“你不知道,这两日她都在母后宫里,一起帮着忙林姑娘的及笄礼呢。”

    皇后见了谢翎,很是心疼了一番他近来消瘦。

    见他目光有些梭巡之意,不由笑道:“这两日天好,瞧,外面的海棠都开了。你跟商大姑娘可在这园子里略逛逛。你放心,本宫叫人跟着你们便是。”

    现在黛玉的终身尘埃落定,皇后自然只担忧自己侄子的亲事。

    于是规矩之内,也很愿意给小儿女开开后门。

    昭阳殿园中,两株垂丝海棠开的极好,商婵婵抬头望去,只见花叶葳蕤,清香扑鼻,便道:“海棠开得好,也是吉利的兆头呢。”

    然后与谢翎说起皇上的许诺,欢喜不已:“如此我也能放心了。不然委屈了我林姐姐。”

    谢翎听说,不由有些羡慕大舅兄。他爹回不来,他的事儿只能在半空悬着。

    因商婵婵也听父亲讲了些当年皇上的旧事,感慨道:“当皇子原来这样难。我以为就算不能各个都像五殿下一样随心所欲,也不至于搞得心理都出毛病。”

    谢翎摇头:“五殿下也并不是随心所欲。‘愿后身不复生帝王家’这话,连他都说过。”

    商婵婵叹息道:要连五皇子都发出这样的感叹,何况旁人了。

    怪不得二皇子后来跟甄应嘉一起搞事情,居然跟前朝逆党混到一起去,估计也是心理扭曲,想着既然我活不好,大家索性都一起倒霉。

    便有感而发:“俗话说得好,幸运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用一生来治愈童年。”

    谢翎:???

    “这是哪里的俗话?”

    商婵婵心道:奥地利著名的心理学家说的俗话。

    然面上却理直气壮道:“你管是哪里的俗话,反正我说的有道理。”

    谢翎从善如流点头道:“你说的话总是有道理的。”

    “谢将军一切平安?”商婵婵转了个话题。

    谢翎点头:“如今失陷的三城中,诸罗城已然收复。其余两城易守难攻,还未曾拿下。”

    商婵婵错愕。

    谢翎明白她错愕的点在哪里,于是解释道:“是易守难攻,我没有说错。甄应嘉丢掉的是临海八城中最容易守住的两个。”

    阜城乃是南海门户,凤山城更是一处军营要塞。

    两地都颇为孤绝,十分易守。

    且说本朝历代武将。

    开国时自然以四王功绩最著。

    第一代南安王爷搏命沙场,劳苦功高。然后来子孙,却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

    当年跟太上皇出征的老臣里,就以宁荣二公最为骁勇善战,现在的南安郡王周恒之父并不如两人。

    再下一辈武将中,别说谢羽册了,连史家两位侯爷都比周恒要强。

    所以南安郡王只能承袭自家爵位,而史家却能在保龄侯外另得了一个忠靖侯,有一门双侯的本事。

    老圣人当初之所以派周恒周琼去闽南,不是因为那里凶险,而是因为不凶险。

    武略平平也能守得住。

    只要阜城不失,门户牢稳,那些海贼就只能流窜在海上,居无定所,偶尔上岸搞事情也能顺利剿灭。

    然而一切随着甄应嘉被太上皇派到闽地后就改变了。

    南安郡王是个守成的性情,他不愿意得罪甄应嘉,索性自己退远了些,将临海之地交给了甄应嘉。

    然后就成了今天这么个局面。

    于是易守难攻的凤山城和阜城,成了叛贼的地盘,变成了两颗深深嵌入闽南的钉子。

    “且这些逆贼从前一直在暗处不敢冒头,现在既然出来了,则丧心病狂似的开始各种作乱,几乎是以命换命的架势。”

    “他们可以不顾平民的性命,烧杀劫掠,父亲他们却不能。”

    叛贼许多是前朝余孽,视本朝子民皆是异族仇寇。常突然出击,屠杀一村,来扰乱视听。

    谢翎说了些军事上围剿的方法,商婵婵也没有细听。

    她心里在担忧另外一件事。

    红楼梦八十回后终无定稿。然而也有许多人推测,探春远嫁,便是因为南安王府打了败仗,需要女儿和亲。

    于是她还是提醒谢翎道:“南安郡王府总是靠不住的,我,我担心谢大将军此征不顺。”

    谢翎看她欲言又止,问道:“你又从后宅听说了什么吗?”

    商婵婵:……谢翎这话问的怎么听怎么古怪。

    然到底摇头:“没有,我不过随口一说。”

    谢翎安慰道:“你大约并不了解父亲,他从军多年,并不只以骁勇,更以奇谋取胜为人称道。”

    “倒是过两日便是林姑娘的及笄礼,听说你也忙着一并帮着准备,可不要太劳累了。”

    说起此事,商婵婵便笑道:“我看了整个及笄礼的流程,娘娘想了法子,根本不曾委屈林姐姐。”

    她刚拿到单子的时候,就忍不住心道:这真的是简约了吗?根本没有啊!

    因及笄礼内室还有贤妃等外人,所以器物布置倒是并不富丽,多以古朴名贵为主。

    商婵婵谓之低调的奢华:没有珠光宝气,金碧辉煌之物,免得叫人说嘴。

    但绝非草草应付。

    以商太后和谢皇后两位的财力,一个给女儿做脸,一个给自己侄媳妇做脸,又都是拿得出的,当然不会真的简素。

    且提前三天,也就是从今日起,预备行及笄礼的五福堂,就已然开始兴师动众搞活动了。

    由堂奥以至大门,燃灯而照,灯共一百有八盏,昼夜不歇,谓之散灯花。又称散小人,取辟除不祥之意。

    同时命护国寺的法师在此焚香而祀之,谓之顺星,取吉星高照之意。

    商婵婵神采飞扬,继续说道:“不止如此,到了正日子,还有节目呢。”

    虽然现在宫中禁止歌舞彩衣做戏,但商太后别出心裁,想了别的乐子。

    待及笄礼毕,黛玉亲手将金叶碎屑临高撒之,谓之金屑满天飞。

    命各宫前来请安道贺的宫人站在下头观看。

    金屑堕宫人头额,谓之金花点额,凡受点者皆得赏赐,取同被福泽之意。

    商婵婵能预料到,此事一出,宫中人人可知这位明嘉县主的得宠。

    这及笄礼,一看就是太后皇后花了心思的。

    商婵婵跟谢翎分享后笑道;“当年初见,我以为五殿下跟荔容郡主在碧波池打鸟就是很会取乐的了,谁知道原来我这位姑姑才是会玩的。”

    且这两项活动,都是打着为太上皇的病祈福的名号,旁人也说不出什么。

    倒是楚太后酸了一句假公济私。

    无奈没人理会。

    太上皇他老人家对商太后起了芥蒂后,起初也想多施恩给楚太后,让她压住商氏。

    就多召见了两回。

    无奈楚太后不会说话,太上皇又病中焦躁。

    两个人反而搞得关系更僵了。

    所以虽然商太后失了太上皇之心,但楚太后也没捞着什么好处。

    如今商太后和皇后要这样行,楚太后的话根本就不管用。

    更兼皇上也是举双手赞同的,只道:“宫里天天一片冷清也不好,有点子喜事也好给父皇冲喜。”

    金口玉言,一锤定音。

    当然,皇上心内想的到底是给太上皇冲喜,还是最好将太上皇冲死就不好说了。

    于是,在宫中大佬们的暗箱操作下,黛玉这个及笄礼也只有名义上做到了“艰苦朴素”。

    商婵婵笑眯眯:“这叫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谢翎听多了她各种稀奇古怪的话,并不以为意。

    只道:“名义上简办,到底也是有些委屈。等你来日及笄,想必一切都已平复,可好生办一办了。”

    商婵婵随口道:“这可不一定,说不得我正好赶上国丧,连办都不许办。”

    谢翎:……为什么就不盼自己一点好呢。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