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我养成了一个病弱皇子[治愈]: 第 48 章

第 48 章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我养成了一个病弱皇子[治愈]最新章节        下一章

    陆唤心里也明白, 这样别扭下去不是办法,自己若是一味强求,反而总有一天会将人推开。

    至少, 现在人还在自己身边。

    目前当务之急并非胡思乱想,而是找到那位据说可以通灵的世外高人。

    但是凭借陆唤目前的力量,即便听说了有那么一位术师的存在,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人到底在哪里。他已经无法忍耐慢慢看去找了,要想早点找到,就必须借助一些力量。

    镇远将军的军营中走南闯北的兵吏众多, 将军府上的眼线也遍布整个燕国, 或许能帮他尽快找到。

    思及此, 这日送宿溪离开之后, 他又去了一趟镇远将军府,

    近日以来, 镇远将军有意栽培陆唤,每回与兵部尚书议事时,都叫上这少年一道。

    而最近, 镇远将军有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

    耗时两月有余的征兵已经结束, 出征在即。可近年来燕国的国库空虚, 人力有了, 国库却承担不起大军的粮草。

    镇远将军亦知道皇上的为难之处,外忧内患,若是这笔粮草必须从国库中出的话,今年难免要加重田赋徭役。

    燕国的税赋本就不轻, 甚至从去年寒冬起, 都开始征收盐税了。

    若是再颁布政令继续加重,只怕会愈发加剧暴/乱, 民不聊生。

    而这些粮草若是从那些油水丰厚的百官口袋里掏的话,又难免会动一批京城势力。

    下什么决策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实在是左右为难。

    他揉了揉眉心,对兵部尚书、陆唤以及军营中另外几个谋臣道:“今日上朝时,金銮殿上吵成一团,丞相那群人生怕触及他们的利益,坚决不同意百官募捐,如今朝中丞相一家独大,皇上难免偏向太子那一边。老夫倒不是怕与他继续争执下去,而是怕时间拖得久了,北境便真的阻挡不住了,届时后果不堪设想!”

    几个谋臣也是忧心忡忡。

    陆唤思索了下,问道:“将军,目前军中粮草还够支撑多久?三月足够吗?”

    北境那边是一场长久战,自古以来就没有三个月结束战乱的,此次要想彻底将虎视眈眈的邻国来犯,前去的大军至少要驻守一年半载,因此镇远将军等人才如此头疼粮草的问题。

    兵部尚书答道:“目前还有一些民间义士送去粮草,加上原本有的,大概撑上四个月没问题。”

    那么也就是,要在四个月内,至少筹集到下四个月的粮草。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燕国虽然有很多富商,但这些富商还与邻国来往,并不会轻易施出什么善举。

    且很多富商发的就是战乱财,巴不得燕国战火缭乱。

    陆唤心里估量了一下自己与鬼神的那几处农庄,如今是六月,待到今年秋季,总产量必定早就超过两千公斤了,这几处农庄倒是可以短时间内养活一方百姓,但是对于战乱时期的军队粮草补助而言,还是太沧海一粟了。

    若是想解决燕国北境军队目前的困境,就必须找到能够承担得起这些粮草的富商,与之进行以物易物的交换。

    但是那些富商已然富可敌国,又有什么是他们需要的呢?

    这日将军府议事结束之后,其他人转身先走,陆唤多留了片刻,他告诉镇远将军,他想试一下,看是否有法子能弄来粮草,但想与将军交换一事,劳烦将军替他去找来一个人。

    镇远将军如今对这少年已经刮目相看,认为他的确足智多谋,是自己先前太有偏见了。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陆唤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办到如此天方夜谭的事情。

    不过少年人嘛,有雄心壮志是好事情。

    他心中反而更添了几分赞赏,拍了拍陆唤的肩膀,道:“你所求之事,老夫会差人去办,不过军中难题,你尽力而为即可。”

    镇远将军虽然有几分武官刚愎自用的臭脾气,但为人还是一言九鼎,答应陆唤的事情之后,当即便派人去找陆唤所说的听闻可以召灵回生的那位道长。

    只是,能不能找到,他和陆唤心里都没什么底。

    ……

    宿溪发现崽崽陡然忙碌了起来,像是藏着什么心事,急切地想要去办到一般,比先前更加勤勉刻苦数倍。

    先前他就整天迈着小短腿往返于官衙、太学院和官舍之间,而现在更是忙得喝水吃饭的功夫都没有,宿溪上线的时候有一大半,他不是在农庄就是在官衙。

    经常宿溪下线的时候他还在挑灯翻阅案卷,而宿溪上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了,他还没睡,床铺上也没有被展开过的痕迹。

    宿溪不知道他根本目的是什么,还以为他是在忙于筹集粮草的大事,还感叹崽崽果然是个为国为民的好孩子。

    宿溪觉得他有抱负有理想是好事情,也不打扰他,就是有些心疼他眼下的青黑和眼眸里的红血丝。

    而且有一次宿溪发现崽崽连轴转忙碌得两日未睡,下巴上竟然出现了浅浅的一些青茬――

    宿溪:……

    宿溪受到了惊吓。

    等等,不是卡通画风吗,要不要这么写实?!

    不过很快崽崽换上官服出门,将青茬剃去,又恢复了那个软萌奶糯的包子崽了,宿溪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这边过了大半个学期,而游戏里已经快过了一年了。

    自己先前在宁王府的那晚陪伴崽崽过了十五岁生日,而再过几个月,眨眼间崽崽又要过十六岁生日了……不知道这第二年的生日,崽崽想要什么惊喜。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从兵营回来后的那几日,崽崽和她之间的那股别扭劲儿终于消失了。

    宿溪没能想明白那几日崽崽为何情绪阴晴不定、变幻莫测的,只能将其解释为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

    她是这样,崽崽也是这样,很正常嘛。

    好在只是几天之后,崽崽就恢复了正常。

    宿溪兴致勃勃地又开始给崽崽缝缝补补,给崽崽把被子从春天换到了夏天的凉席,秋天到了,又给崽崽换成了秋天的厚一点的被子,总之,非常记挂着不要让崽崽着凉。

    崽崽心底还是高兴的,望着她,眼眸漆黑透亮,只是偶尔眸子里有一些复杂的、渴盼更多的晦暗之意,又令宿溪有些看不懂。

    ……

    宿溪这边的时间过得没有游戏里快,对她来说,只是又养了一个月的崽而已。

    她每天放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线给崽崽打个招呼,然后一人一崽,隔着屏幕,一个认真学习,一个勤勉忙碌。

    宿溪学得累了,就拉着崽崽去街市上逛逛,崽崽虽然在官衙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但凡事都以她为先,但凡她想去玩,崽崽便将一切撂在身后,这样看来,崽崽倒也不算一个完全的好官。

    宿溪觉得自己有了崽崽的陪伴,学习的时候也更加认真了,期末还没到来,她就已经将这个学期的几个科目的作业本给刷完了,当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宿溪简直有点愕然。

    唯独游戏里的主线任务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解锁崽崽身世,找到长春观尼姑的任务,不知道是还没到时机还是怎样,宿溪拉着崽崽去了两次长春观,将长春观里里外外、每一块青石地板砖都翻遍了,也没找到可能是npc的那个尼姑。

    系统对此的解释是,前面还有其他的主线任务没完成,要等到任务二和任务六完成之后,任务九才会展露眉目。

    于是宿溪只好先作罢。

    而粮食两千公斤的任务二已经从去年做到了今年,算是一个长期累积任务,急也急不来,宿溪估计崽崽不断扩大的那几个农庄在今年秋收之后,应该就可以达到这个目标。

    至于结交万三钱――

    她正盘算着怎么靠着其他的渠道认识这个燕国首富第一。

    原本按照游戏里规划的路线,那天在街市上抛绣球,崽崽在那个支线任务中就可以接触到万三钱了。

    但天杀的!那个支线任务活生生被崽崽给扼杀了!

    也就导致直到现在为止,万三钱还没出现在她和崽崽的视野当中。

    宿溪有点风中凌乱,不知道为什么崽崽那么排斥接近他的后宫,他既然最后要登基为帝,拿的肯定是龙傲天剧本啊,可崽崽他活生生把龙傲天活成了静心禁欲的少年和尚。

    这件事急也急不来,于是宿溪放平心态,先陪崽崽在农庄官衙太学院三处连轴转。

    ……

    这日,陆唤从官衙回来,一如既往地在檐下等了许久,等到熟悉的风缠绕住他的指尖时,他近日以来清减许多的脸上才浮现出一丝柔和之意,他对身侧之人道:“我想与你商量一件事情。”

    宿溪拽了拽他的左袖,示意他直说无妨,莫非是提前几个月就惦记着今年的生日礼物?小孩子嘛,宿溪这么想着。

    但崽崽要说的是一件更重要的事。

    崽崽这几个月以来,不断扩张农庄的生意。他任职兵部二部员外郎一职之后,开始有了俸禄,且先前得了皇上的赏赐,又从老夫人那里拿了许多银两,并不缺银两,就是农庄有些缺人手,因此他才连轴转得这样忙碌。

    农庄逐渐扩至八处,除了在京城外,他在宁县、丰州、山都也分别设了一处农庄。

    宿溪随着他把那三处都解锁了,还瞧着崽崽亲自去了那三处一趟,挑选雇佣了人对那些农庄进行看管。

    他在每一处农庄,利用温室大棚与防寒棚的便利,让工人们春耕秋收。如今已经到了秋末,粮食产量自然早已远远超过两千公斤。

    而这些远远超过其他农庄和种植地产量的粮食,他令工人们以不露姓名的方式,施舍给燕国遍地的穷苦百姓。

    从去年冬天的霜冻灾害开始,燕国许多百姓就流离失所,吃不上一口热饭,饿死了很多人。

    现在这些粮食虽然不足以解决太多百姓的困境,但也足以让其中一部分人挨过去。

    这也算是积下的善功一件了。

    且正因如此,坊间逐渐开始流传起了有个“不知名的善心富商”的流言,对这位接济百姓却不出风头的富商感恩戴德。

    这话此时还尚未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但是京城大部分官员却都听说了此事,这倒是和去年冬天永安庙那位救了数千百姓的不露面的神医有着相似之处,难免让人将两件事情联想到一起。

    但崽崽这几个月忙碌于这些,目的肯定不止于此。

    在整个燕国粮食价格高涨,所有种植农作物的农庄的产量都奇差无比的情况下,他和宿溪所经营的农庄的产量却能一如既往,甚至比往年亩产量最高的记录还要更高――

    自然会引起一些人的注目。

    万三钱、仲甘平以及京城中其他一些富商都想方设法打听过,甚至还有心怀不轨之人偷偷潜入城外的农庄,试图弄清楚防寒棚与温室大棚是什么原理。

    但是图纸只有宿溪和陆唤这里有,这些富商即便找到手艺活巧夺天工的木匠,也无法分辨其中早已凝结成粉末的煤油灯以及牛皮纸厚度、木料等的控制量,搞不好就会弄巧成拙。

    也就是说,防寒棚与温室大棚,这两样先进于燕国这个朝代的东西,给作物种植带来了巨大的便利。却相当于一个专利技术,只有宿溪和崽崽这里有。

    而若是想要更加扩大农庄规模,进行量产,养活更多百姓,就需要更多的人力外力了。

    于是,崽崽打算招揽一个下手。

    他一说宿溪也就理解了,其实也就是想要将拥有温室大棚和防寒棚的农庄连锁化,并且找到一个不会背叛的合作之人。

    崽崽考虑的人选是仲甘平。

    仲甘平这人,白手起家,从当日接触来看,并非什么狡诈奸滑的人。何况,永安庙一事之后,他的小儿子为崽崽所救,崽崽对他一家还有救命之恩,他应该是万万不会以怨报德的。因此,此人还是可以信任的。

    宿溪立刻拉了拉崽崽的左袖,表示自己举双手赞同。

    崽崽看人的眼光非常精准,决策也从来没出过错,宿溪对他放心得很,除此之外,系统里仲甘平在【结交英雄】的那一栏,也是完完全全实心实意归顺于崽崽的,就更说明不会出什么问题。

    其实这一年以来,崽崽飞速成长,宿溪这个养崽的,越到后面,越是帮不到崽崽什么了。

    所有问题崽崽都能自己搞定。

    尽管如此,崽崽却每回有问题,还是要拉着她一道商量,大概是想要确认她一直陪在他身边。

    宿溪想到这里,看着站在檐下,清瘦许多的崽崽,心中淌过一道暖意,忍不住又伸手,揪了一下崽崽的包子脸。

    包子脸瘦了很多,都没以前q弹了,宿溪心中怨念。

    崽崽顿时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揉了揉脸,耳根有些红。

    但是片刻之后,他像是实在忍不住,对着虚空,一字一顿道:“我即将满十六岁,已然不是小孩子了,你――”

    他像是有些恼恨,又有些无奈,咬咬牙,道:“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看待了。”

    见他顶着一张硕大的包子脸,说这种话,屏幕外的宿溪忍不住捧腹大笑。

    但是屏幕内的崽崽好像察觉到她被他逗笑了似的,蹙眉望着虚空之中,没有说话。

    他抿了抿唇,漆黑的眸子定定的,映照着檐下明明灭灭的烛火,涌起复杂、晦暗、执拗、难言之意。

    ……

    先前崽崽在街市上躲过绣球,错过了那个支线任务,但是令宿溪惊喜不已的是,秋收后,万三钱却主动找上了门来。

    万三钱和宿溪想象中的不太一样,竟然是个有些瘦小的小人,但是,尽管身材瘦小,脸上表情却一看就很精明。

    他找上门来,为的,自然是防寒棚与温室大棚的事情。

    崽崽每回去农庄,行踪都极为隐蔽,至今京城乃至丰州三洲传言四起,都知道有位救世济人的富商,但却不知道那富商真实身份为何。

    毕竟崽崽神龙见首不见尾,且之后数次交代给师傅丁事情,都是以字条的方式。

    但是这位万三钱既然能成为燕国第一首富,显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他虽然还没查出来崽崽身份,却摸到了崽崽行踪。

    于是这日,崽崽在外城宅院的时候,万三钱亲自过来了。

    为了表现出诚意,万三钱并未带什么人,只是带了一个贴身的家丁而已。

    他是想要重金购买宿溪和崽崽的防寒棚以及温室大棚的图纸技术,开出的价格是及万两黄金,这价格简直让宿溪咋舌,两只眼睛里顿时充斥了$$!

    不愧是富可敌国的首富!

    但是宿溪知道,今天这图纸技术要是给了他,他拿走之后必定会利用这技术赚更多甚至是翻倍的银两,到时候,还是燕国甚至别的国家的百姓被薅羊毛。

    这就是他和仲甘平之间的区别,战乱时期,仲甘平老老实实赚点银子,然后接济百姓,而万三钱却是趁机大敛战乱横财。

    倒也不能说这万三钱不行,只能说他精明,是十足有野心的商人罢了。

    崽崽自然不可能把图纸交给他,但是却仍然打算与他合作。

    以仲甘平和崽崽之力,要想改善整个燕国目前的缺少粮食的困境,还是力量太薄弱,且来得太慢了。

    整个燕国,只有万三钱有这样的财力物力。

    更何况,崽崽还需要支持北境战火的那三万石粮草。

    于是崽崽和万三钱谈判一番,要求防寒棚和温室大棚由仲甘平那边来运作,而万三钱出资农庄、人工、农作物鸡鸭以及原材料。这种模式便相当于万三钱出资投资,待利润出来之后,按照利润点分红了。

    万三钱此刻处于被动之中。

    因为听说仲甘平那边有了那个运作最先进,产量远远超出其他农庄的农庄的技术之后,京城乃至整个燕国的富商都趋之若鹜,想要投资进来,分一杯羹,万三钱若是不干这一票,崽崽也不缺他这一票。

    宿溪一边开着屏幕做作业,一边看着屏幕上不断弹出的崽崽与万三钱的利润谈判,忍不住会心一笑,觉得这崽即便到了现代也是个商业小能手啊,这圈投资的能力杠杠的。

    合作很快达成,万三钱虽然没能拿到他想要的,但是他也懂得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个道理。

    此人与仲甘平的技术即将为燕国所有农庄种植带来改新换代。

    即便此人根本目的似乎是为了燕国子民,但是他预料得到,不久之后,此人必将成为燕国富商中的新贵。

    此时此刻他参与进这资本当中,绝对是百利而无一损的。

    万三钱走后,宿溪屏幕上弹出完成任务的消息。

    【恭喜完成任务二:粮食产量达到2000公斤,并结识首富万三钱。】

    【恭喜获得点数+8!】

    这个任务算是拖得最久的一个任务了,但是种植以及收成,本来就需要一年的时间,因此宿溪感觉进展得还是十分顺利。

    她看着目前已经62的点数,心中微微有些激动。

    但是很快,任务六也即将完成。

    任务六是治理灾荒,名动京城,获得“不知名的神商”的称号,初步引起皇上的注意。

    这个任务本身就是和任务二是并行的。

    这几个月以来,崽崽一直夜以继日地扩张农庄,虽然目的是为了筹到北境大军的粮草,但是也刚好走在主线的路上。

    作为投资注入、玩这一票的进入门槛,翌日,万三钱就按照崽崽的要求,主动雇佣镖局,将粮草押往北境前线。

    让镇远将军等人心急数月,一直悬而未决的四个月后的粮草,竟然就这么解决了。翌日金銮殿上,此事炸开了锅。

    ……

    皇上简直神采飞扬,龙颜大悦,对镇远将军道:“大将军果然是国之栋梁,若不是有你,朕还当真不知道此次一仗该如何是好!”

    丞相、太子,以及另外几个官员脸色都不大好,显然是没想到镇远将军居然真的解决了这件事。

    镇远将军心中也震惊无比,三月之前,陆唤对他说有办法说服万三钱自动将粮草送上门来,他还以为这少年在夸下海口,不怎么知道天高地厚!

    可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三月里,他率领其他将士,千方百计只筹到了几千石的粮草的时候,陆唤却真的说服了万三钱往前线送了粮草过去,这一送还就是几万石,今年一整年的粮草竟然都后顾无忧了!

    镇远将军简直欣喜若狂,心中更加确定了当日兵部尚书的推荐。

    想到这里,他打算替陆唤那孩子要一个职位。

    “陛下,老臣此次能顺利解决粮草困境,还多亏帐下一人,老臣想为他谋个晋升。”

    若是在朝堂之上,说出此事全为陆唤所为,只怕陆唤会树敌无数,倒不如暂且先让他在自己麾下,待到羽翼彻底丰满,再谋其他。

    皇上此时轻松愉悦无比,听镇远将军说麾下有人有功,以为是此次游说万三钱有功,自然毫不犹豫地给了赏赐。

    在听到镇远将军说是陆唤时,他还不由得笑着随口称赞了句:“这少年我有些印象,先前太尉也在我面前夸赞过,年纪轻轻便能得大将军和太尉二人赏识,应当确为贤才,改日朕要见见。”

    当然,虽然这么说,但皇帝此时心里哪里能记得住一个小官员的名字。

    ……

    当天晚上,兵部二部的官衙就立刻来了圣旨,封陆唤为骑都尉偏职,掌监羽林骑,从四品。

    二部的诸位主事都惊呆了,先前见他们员外郎经常往镇远将军府上跑,以为不过是替镇远将军办理一下杂事,毕竟镇远将军那人是看不上他们这些在兵部之中,处理的却全都是一些勾心斗角的文人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才时隔数月,陆唤又一次升迁了!

    年仅十六,便已从四品!

    二部主事们艳羡不已,即便是二部郎中,也有些眼红,眼瞧着这陆唤连升两职,现在官阶比他还要高了。

    镇远将军府中,镇远将军难得开怀,替陆唤摆了场宴席,挨个对云太尉等好友敬酒,让他们照顾提携陆唤一二。

    镇远将军膝下无子,对宁王府的一个庶子这样,难不成是打算过继?

    宁王府的老夫人算是镇远将军的远房亲戚,若是过继,与他有几分非常疏远的这少年倒的确是最佳人选――

    可是,往日里,镇远将军可是最瞧不上宁王府的啊!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对这个一年来在京城连番崭露头角的少年不由得高看一眼,日后,恐怕要以镇远将军的得力部下相待了。

    于是,纷纷过去敬酒。

    先前的主事和郎中,还得叫一声陆大人。

    与此同时,宁王府中也炸开了锅,陆唤已经搬离宁王府数月有余,而短短数月之间,他竟然得到了镇远将军的青睐,晋升兵部从四品?!

    老夫人激动不已,本想让下人快点去全请陆唤回来,但是想到此时陆唤在镇远将军府中应酬,便竭力按捺住激动。

    她这时还未意识到陆唤已经决心与宁王府划清关系,还以为这是她的英明决断,送这个庶子入朝为官,否则这个庶子哪里会有今天!

    而自从娘家倒台,便一蹶不振的宁王夫人那边,听说了这消息,心情自然又是痛恨无比。

    此话暂且不提,宿溪的屏幕上飞快地弹出一条消息:

    【恭喜完成任务六:治理灾荒,名动京城,获得“不知名的神商”的称号,初步引起皇上的注意。】

    【恭喜获得点数奖励+10!】

    宿溪心中卧槽,崽崽这几个月忙昏了头,瘦了这么多,这两个并行任务一下子直接一块儿完成了,现在点数――

    她数了数,顿时眼睛都激动得亮了起来,点数一共有72了!

    骑都尉偏职,从四品,掌监羽林骑,官服是绛色的,上面纹绣着狮子,宿溪看着也非常喜欢,至今为止,崽崽已经攒到三件官服了,她看着就非常有成就感。

    今天晚上崽崽本来应该是在镇远将军府应酬,但不知道为什么,中途忽然回来了一趟,身后跟着一个镇远将军府的人,像是刚给他禀告了什么事情,让他激动至极。

    他并不确定宿溪在不在,但是还是立刻从将军府冲了回来。

    宿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崽崽这么高兴,简直高兴得眉角眼梢都亮了起来,隐隐透着欣喜若狂――他这几个月以来忙得日以继夜,清瘦了很多很多,仿佛就是为了这一刻。

    是因为升官了吗?

    宿溪心里有点好笑,她以为崽崽对升官发财应该都淡定了才是。

    崽崽从宁王府的那间小柴院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十分不容易,她每次都替崽崽开心到爆炸,反而是崽崽自己,总是荣辱不惊的样子。

    今天倒是反过来了,阿妈看他升官就像是看着他又考了一次好成绩,都已经习惯了,但他自己却快步如飞,像是朝着月亮奔去一般。

    宿溪见他进来就关上门,将外面的侍卫拦在外面,就知道他应该是在找自己。

    于是拽了片梨花,塞在他手心里。

    十六岁的少年郎是闯过街市,狂奔回来的,白皙的额头还蒙着一层薄薄的汗水。

    他气喘吁吁地低头望了眼手中雪白的梨花,嘴角不自觉带了笑意。

    随即,他望着虚空之中,眸子里闪耀着狂喜,像是高兴得快疯掉了。

    而在宿溪的眼中,崽崽包子脸上就是前所未有的激动,头顶也趴着好几行小太阳――到底怎么了?

    宿溪被他的激动和兴奋给渲染,忍不住也眉开眼笑,拽了拽他的头发,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听崽崽竭力按捺住欣喜若狂,深呼吸了一下,对她道:“我找到了能帮你寄身之人!”

    似乎是太过激动,他声音都有几分发抖。

    他眸子里全是希冀:“我们今夜便去见那人,可好?”

    宿溪:……

    她呼吸窒了一秒。

    她万万没想到这几月以来,崽崽鸡鸣而起,夜以继日,甚至饭都来不及多吃几口,清瘦成这样,眼眶经常熬得发红,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她近日见崽崽没再研究那些问灵的书籍,还以为崽崽终于放弃了,心中还松了一口气。

    可竟原来――

    崽崽的执念,远远要比她想象的更加深刻。

    ……

    宿溪看着这样的崽崽。

    她看着还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双眸充满渴望和希冀的崽崽,心脏忽然一下子高高吊了起来。

    还未发生什么,可她却眼睛一酸,心里痛了一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