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农家独苗(科举): 066

066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农家独苗(科举)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两国到来也好几天了, 越国这一次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停战, 于是私下雷伊寻了个时间, 带着儿子跟臣子求见皇上, 皇上也猜到他的来意。

    “皇上, 这次我前来也就是为了两国和平友好相处而来, 还望皇上能答应!”雷伊直接了当的说出自己的来意。

    “朕自然希望两国能一直友好相处,可究竟如何相处呢?”皇上问出了关键之处。

    “启禀皇上,我希望两国起码未来十年不开战!”雷伊说出一个大概的时间。

    皇上也是想两国和平友好相处, 虽然这一次是自己胜利了,可是损伤也很大, 不管以后如何, 起码能休养生息十年, 十年后的庆国岂是他们能比呢?

    沈青福站出来,“启禀皇上,两国友好相交是两国臣民的大喜事, 但之前越国突然侵略我国, 我国死伤无数士兵得以保卫家园,皇上要是如此轻易就同意了,皇上岂不是愧对那些为国尽忠的将士?”

    皇上不得不说沈青福真是个人才,之前他就为了和谈的事召集了群臣,可几乎只有威胁这一条路,才能让越国答应让利,如今沈青福主动开口, 实在是意外之喜。

    “沈爱卿说的有理!”皇上定然会抓住这个好机会。

    雷伊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说,“皇上,我是诚心诚意来和谈,皇上难道不想和?”

    草原汉子就是如此生猛!

    “启禀皇上,臣斗胆了,臣有几个问题想问问越王!”沈青福请示道,皇上点点头,沈青福看了看越王,“请问王爷之前的战争,是否并非我国子民越界挑衅,而是你主动攻打我国?”

    雷伊倒是想反驳,可惜反驳不了!

    “第二王爷所谓的诚心诚意,我倒是半分没瞧见,越国想攻打我国就打,想和谈就和谈?你们把我们庆国当成什么了?又把皇上当成什么了?自古败军想要和谈,谁不是真诚实意拿出和谈该有的态度?您不会以为我国将士的生命就只值您带来的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您是轻贱我国将士吗?还是轻视皇上呢?”沈青福一个大帽子扣下来!

    雷伊等人气的发抖,却无法反驳。

    贺铭威立即站出来,“启禀皇上,臣以为沈青福言之有理,那些将士在天之灵要是得知越王如此,定然不会安息,也会寒了那些活着回来士兵的心!”

    陆昊他爹陆承宗也站出来了,“启禀皇上,臣附议!”

    其他武将也都站出来了,“臣也附议!”

    “朕以为各位爱卿言之有理,越王你丝毫无和谈的诚意,朕看就不必了!”他是不想打,可并不是真的怕打,如今又有虎蹲炮,该怕的不是他!

    雷伊猜到对方会让自己进贡,本想也不会那么顺利,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超乎了他的预料,“我愿意每年向庆国进贡牛羊各百只,皇上意下如何?”

    皇上微微蹙眉,自然是不满意,沈青福此时又站出来了,“启禀皇上,臣以为越王并无真心想和谈,区区百只牛羊对越国这种草原男儿来说算得了什么?”

    “朕觉得沈爱卿所言极是。”皇上顺着他的台阶走。

    雷伊气的发抖,这对君臣忒讨厌了,一个□□脸一个唱白脸,堂堂一国之君什么都是爱卿所言极是,哪有一点君王的霸气?

    “那你说怎么才算有诚意?”雷伊怒视沈青福。

    “启禀皇上,臣以为咱们庆国乃泱泱大国,虽说也不差这一点东西,但皇上作为万民之主必须得对百姓有交代,对那些付出生命的士兵有交代,臣以为除了牛羊百只外,战马以及汗血宝马也得各百匹!”马才是如今时下最重要的交通组员!

    “不可能,汗血宝马在我越国都只有少数几百匹,怎么可能年年进贡这么多匹?”再说他凭什么把宝马都进贡过来?

    沈青福深思了一下,“那这样好了,每年三百匹战马,五十匹汗血宝马,其中公母各半!”

    沈青福的话简直深的皇上武将的心,有了公母汗血宝马,以后庆国就能自个培育了!

    “不可能!”沈青福能想到,雷伊自然也想到,他绝对不会壮大敌国!

    皇上一改常态,“那朕看就不必谈了,朕倒是不怕打!”

    雷伊没想到皇上突然大变脸,“皇上虽说之前是我败了,但是我越国各个骁勇善战,上次征战你们庆国也损失惨重,真要再打,我也不怕,大不了鱼死网破!”雷伊嘴上如此说,心里可不是真想打,他料想庆国皇上也是如此。

    “好啊,朕不怕鱼死网破,再说朕凭什么跟你鱼死网破?”皇上知道不应该提前暴露自己的王牌,可两国之间的战斗力相差不多,真要开打,如果没有虎蹲炮,他们也占不到便宜,既然都需要用到虎蹲炮,不如用最小的损耗换取最大的自愿,“朕给你看一样东西!”

    皇上让王明哲去准备,半个时辰后皇上带着雷伊他们来到郊外毫无人烟之处,虎蹲炮的发射,让雷伊等人惊呆了,这要是随便扔在越国,还打什么打?压根没有打的余地,什么时候庆国有如此威力的东西?起码上次征战的时候还没有!

    “此乃虎蹲炮,是刚被研发不久,现在还要想好好的谈?”皇上冷笑道。

    雷伊父子擦擦冷汗,“自然自然,之前是我等太过激动,还望皇上恕罪,我等自然有诚意!”没诚意也得有呀!

    最后在皇上坚持不肯让步之下,最终以每年进贡百只牛羊,三百战马,五十汗血宝马,还有若干其他生活资源之下,雷伊无奈得同意,和谈也算是谈成了,“皇上您说的那些条件,本王都答应,但是皇上可否写下和平书以做文契?”

    皇上蹙紧眉头,这是不相信他?

    沈青福笑了笑,“越王,我以为不必多此一举。”

    雷伊怒气冲冲的看着他,他都答应了那些进贡,连个保证都不愿意给?这份侮辱他绝对不答应!

    “越王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侮辱您的意思,只是这文契毫无作用,就算皇上写了,有一天皇上想反悔,不顾一切要开战,您觉得就凭这份文契能让皇上放弃吗?一纸文书就能保护越国吗?您要相信的应该是皇上君无戏言!”既然是这样有没有文契都不重要!

    雷伊动动嘴始终无法再开口,事实就是如此残酷,拳头大是硬道理!

    两国和谈圆满成功,顺利的让皇上让众大臣都觉得匪夷所思,沈青福的几句话,一个虎蹲炮就解决了?这未免也太容易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深深明白一个道理,拥有强大的武器,腰杆子才能硬,然带来这一切的都是那个俊逸的少年郎!

    皇上为此决定好好赏赐沈青福,“沈青福你想要什么赏赐?”

    “回皇上的话,皇上真要想赏赐臣的话,不如赏赐臣一座大宅子吧,家里有些住不下了!”帝都这地方府邸不太好买呀!

    众人:········这么庸俗的么?真是好蠢呀!

    皇上一愣随后笑笑,“好,朕赐你一座大宅子,等拜访结束后,就让人带你去!”

    沈青福本也不在乎权利,再说他已经够显眼,不可以在更加光亮,只怕到时候皇上还以为他野心勃勃呢,再说家里的确有些小呀!

    王荣轩他们都觉得沈青福真是有大智慧,如果这个时候他真的要爵位要名利,那么皇上心中的防备永远不会放下,要是不要,皇上一样会介怀,觉得他太过伪装,这个赏赐要的十分好!

    解决了越国的事,皇上心情十分愉悦,这次两国也带了家眷,皇上与皇后一起大宴群臣,他们的家眷也得以进宫,沈青福带着芸熙一起来,太后看着他们夫妻如此和睦也高兴。

    楚国知道越国已经跟庆国谈好,心里有些不满,觉得越国妥协太快,这让他们如何好谈?至于他们两国如何谈的,楚国就不得而知了!

    宴会开始后,两国皆有自个进献的表演,楚国更是公主亲自表演了一段歌舞,“小女听闻贵国女子多才多艺,还请皇上也让我见识见识,我知道皇上的公主年岁还小,据说皇上的亲姐姐有位女儿跟我年纪相仿,想必皇家所出的必定才华横溢,想请郡主指教一二!”

    别说皇上了,就是长公主脸色都特别难看,既然知道她的女儿,那必定打探过,她女儿歌舞那真是一窍不通,这不是摆明让熙儿丢人吗?

    楚临古站出来了,“还请皇上让我等开开眼界!”

    皇上岂会不懂他们的目的?可是真要让芸熙出来表演,这脸就算是丢尽了,可他用什么理由拒绝呢?无理由不同意,这不是自己就承认了吗?

    沈青福摸摸自己的脸,问问坐在他旁边的王明哲他们,“我长得像糯米团子,任人揉捏的那种?”

    王明哲等人:·······自个心里没点数吗?这是想气死谁?

    沈青福起身走出来,“启禀皇上,臣有话说,自古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哪怕是皇家所出也不例外,郡主早已嫁给臣,乃臣沈家人,作为臣妇未得臣之允许,岂可在外随意表演?臣的媳妇不需要任何美名,臣的媳妇也只能属于臣!”

    沈青福的这些话搁在往常那是没有君臣之礼,搁在现在那是合情合理,“说得不错,芸熙已嫁入沈家,生死是沈家人,自然得你说的算,朕虽贵为天子,也不好管臣子家里事,这不是让臣子寒心么?”

    皇上一副管不了,楚临古等兄妹气的发抖,楚临茂笑笑对沈青福道:“不知乐安伯可否让夫人献艺一曲呢?”

    “可以呀!”沈青福笑笑道,贺铭威等人疑惑了,“楚王可否让王妃献艺一曲呢?”沈青福笑笑问。

    贺铭威等人都笑了,就说他怎么可能答应呢?

    楚俊宇气的发抖,“放肆!”

    “还请楚王恕罪,楚王自个都不愿意,怎可仗势欺人呢?”沈青福表示那咱们可就得好好说说道理了!

    “你我女儿贵为公主都献艺一曲,你夫人难道比我女儿都尊贵?”楚王觉得沈青福欺人太甚。

    “楚王此言差矣,贵国公主是给庆国所有君臣给越国所有君臣献艺,可不是给我们单独献艺,如今贵国指名道姓要我夫人献艺,岂不是以大欺小?如果想要我女儿献艺,那您先等等?我女儿还未出生呢!再来我夫人只是皇室宗亲,但好歹是长公主女儿,长公主乃太后亲女皇上的亲姐姐,楚王如此怕是对皇上对长公主对太后有什么意见吧?您放心,吾皇心如比海宽,您有事直言,大可不必如此!”媳妇是他一个人的,怎可让其他人欺负?

    长公主立即抹泪出来跪下,“求母后皇上为臣做主呀!”

    楚国越国众人:·····说的跟真的似的!

    贺铭威以及贺国公他们都站出来跪下,“启禀皇上,臣贺家世代忠良,幸得皇上垂爱,将长姐下嫁臣贺家,芸熙乃臣贺家女,如今这番,让贺家颜面何存,贺家其他人族女又该如何嫁人?求皇上为臣等做主!”

    楚王他们怎么都没想明白就是让郡主表演一番,怎么好好的就成羞辱郡主羞辱长公主羞辱皇上羞辱贺家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