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绿茶我不当了: 第三十九

第三十九 w88优德体育

上一章        这个绿茶我不当了最新章节        下一章

    商州第一次开车来城郊, 不过现在的智能导航系统非常周到,他一路开得很顺畅。

    系统提醒‘已到达目的地附近’,商州开口问:“阿姨, 停车场在哪里?”

    赵新梅怔了下, 这里是安置区,哪里有停车场,她想了下说:“停在路边就可以。”

    “好。”

    商州找到了空位停好车, 又去帮人去拿东西。

    “谢谢你老板, 我自己拿上去就好。”赵新梅有些窘迫, 不好意思再麻烦人。

    “东西多,我帮你一起拿吧,你可以叫我……”话音一顿, 商州又说:“小商,您叫我小商。”

    他二十岁入行,那些年长者叫他‘小商’。

    只是后来,他们也都改了口,没人再这么叫。

    “那谢谢你了, 小商你可真是热心, 既然来都来了,不如你吃个饭再走吧,一会儿就好。”

    赵新梅顺势留人吃午饭。

    每次她过来这边, 都会买好菜帮着做一顿饭, 再打扫完卫生再走。

    今天还有许多菜是成品,毕竟马上要过年了。

    红烧肉、啤酒鸭、酥炸丸子、梅菜扣肉都是做好的, 只要炒两个小菜马上就能吃, 费不了多少时间。

    商州微微一笑:“好。”

    赵新梅双手都抱着东西,再腾不出手, 商州主动上前,帮人敲门。

    大约十秒钟,一个睡眼朦胧的男人打开了门。

    赵天成被吵醒有些脾气,门口又是个陌生人,他很不耐烦的问:“你谁啊?”

    “天成是我!”赵新梅上前一步。

    “哦……姑姑你来了啊?”他站直了身体,把门彻底拉开。

    他把楼道都搜索了一遍,没有再看到第四个人,皱眉又问:“季玉呢?我说了一定要把她带过来的。”

    赵新梅:“季玉工作太忙,没时间来。”

    “她能忙什么啊,不是都辞职了吗?!连着过来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感恩!如果当初不是我家收留她,她还能有书读?还能搞乐队?”赵天成的不满写在脸上。

    “好了,你也少说一句,快点起床马上可以吃饭了。”赵新梅转头,又和商州说:“小商,你也进来吧。”

    赵天成皱眉看着眼前的高个子男人:“这又是谁?”

    “这是季玉的……”

    “我是季玉朋友,今天开车送阿姨过来。”商州抢先一步开口。

    赵天成才从被窝里出来,被楼道的风一吹有些冷,他瞪了人一眼,没说话,抱着胳膊去卧室穿外套了。

    赵新梅把东西放好,转头就看到商州站在客厅中间,笑着又说:“你坐啊。”

    “……”

    商州不想坐那张看不清具体颜色的沙发。

    他视线打量了一圈,朝着一个简易塑料椅子走过去,掏出了手帕仔细擦了一遍。

    把手帕扔到了垃圾桶,这才坐下去。

    商州想掉头就离开,但是他忍住了,他有想知道的事情。

    赵天成从卧室出来,看到椅子上的人,觉得有些奇怪。

    这家伙姿势标准的像……新闻联播里的主持人。

    这是他所知道的,最正经的形象比喻。

    赵天成走过去,没脸没皮的笑着说:“喂,你这身西装看着不错,穿着还蛮帅的。”

    商州抬眸看了人一眼,不说话。

    赵天成被看得有些发毛,觉得这小子古怪的很。

    转念又一想,这家伙来别人家里做客,怎么也得表现的热情一些吧。

    同样是男人,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心思?

    这么殷勤的开车送人过来?还不是打季玉的主意!

    赵天成走到窗边,看了下路边停着的车。

    也不是什么名牌货嘛,看来不怎么有钱。

    季玉的房子都几千万,就更不说那个女人到底赚了多少。

    赵天成理所应当的认为,这个小白脸……和自己一样居心不良。

    商州斟酌了下,开口问:“季玉以前住在你家里?”

    赵天成冷哼一声,笑着说:“那是当然了,我们这是青梅竹马,你最好是别动歪心思!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商州眼眸闪了下,问:“哦,那你要怎么样对我不客气?”

    赵天成面露凶狠:“赤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应该听过这句话吧。”

    商州:“…………”

    这是个很新奇的体验。

    赵天成见人不说话,以为对方被自己吓住了,顿时有些n瑟。

    呵呵,西装革履的小白脸,两句话就被懵住了,季玉选他们,那还不如选自己。

    商州:“看来你和季玉很熟。”

    赵天成有些得意:“那是当然了!”

    他看着眼前的人,心情不错,决定和对方多说几句。

    赵天成的模样算是周围人里出挑的,只是这样的男人或许一二十岁受小女生喜欢。

    过了三十,轻浮又不求上进,自然不再会有女人侧目。

    赵天成二十岁的时候,女朋友都是月抛型。

    当初赵新梅带着拖油瓶回来,全家都不乐意。

    虽说从前东家给出的待遇是不错,但不是跑路了吗?何必把落难小姐接回来,讨不到一点好处。

    赵天成也这么想,直到他看到了季玉本人……

    对方不但漂亮,富家小姐的气质就是不同,一本正经特别勾人,和他那些女朋友都不同。

    季玉当时和人对视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她选择了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当天就去附近理发店,推了个平头。

    看着冷着脸,头发比自己还短的人,赵天成满腔的热情就都被浇灭了……

    这还算是个女的吗?

    她是不是心理有毛病?赵天成不再搭理人。

    但后来相处了一段时间,赵天成看习惯了,觉得季玉剪平头也挺好看的……又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赵家夫妻虽然不喜欢赵新梅带回来的拖油瓶,但是相处下来,也对季玉很满意。

    就觉得她读书成绩不错,脑子应该挺聪明,而且长得漂亮性格要强,以后结婚了肯定能管得住自己儿子。

    赵家那时候刚好拆迁,补了有四五百万,他们觉得自身条件好,开口让季玉别去读书了,和自己儿子结婚不是更轻松。

    以后小两口一起拿钱做生意。

    这在赵家夫妻俩看来是很好的买卖,不是大学生还有很多找不到工作那?

    而且季玉她有钱读书吗?

    季玉当然有钱,她当初去十二中,就和校方谈好了条件,负担她大学学费。

    很多高中为了名誉,都会在最后一年开高价挖优质生源。

    季玉算是性价比很高了。

    十年后的现在,当初的拆迁款早就被儿子败完了,季玉倒是住到了大房子。

    赵家的夫妻俩后来想起来,还是觉得非常的惋惜。

    他们应该好好的劝一劝季玉的!她脑子转的快,不读大学也能赚到钱。

    要是这样,这样一家人都住上了大房子。

    不过听说季玉还没有男朋友,翻年对方都28了,这真的不算小。

    说不定她和自家儿子还有戏,毕竟在夫妻俩眼里,赵天成除了赚钱本事差了点,其他地方还是不错的,长得也一表人才。

    季玉不是不缺钱吗?那赚钱能力就不太重要了。

    再说了,季玉和赵新梅关系这么好,要是能成事了,不是亲上加亲。

    夫妻俩也不用太辛苦,这么大的年纪,还为了儿子奔波。

    一家人打的好算盘。

    ――

    “你现在知道了,要不是她要去读书,我们早就成了。”赵天成满脸得意地说。

    商州:“……”

    这个人真是蠢钝如猪。

    季玉不过是一时跌落,而一直活在井底的人却妄想攀附,痴心做梦。

    门响了一声,进来的赵家夫妻。

    他们知道今天赵新梅和季玉要来,特意回家吃中饭的。

    没想到季玉不在,家里有个陌生男人,夫妻俩也很意外。

    知道来客是季玉的朋友,夫妻俩的态度也变得微妙了起来。

    赵新梅手脚利落的把炒好的菜端出来,笑着打招呼。

    “大哥、嫂子你们回来了。”

    转身又进了厨房,她还不得空吃饭,得在过年前,给这里来一个大扫除。

    赵鸿开了那瓶妹妹才拿来的酒,喝了口才说:“这位小伙子,你是季玉的同事?”

    商州:“是。”

    赵鸿“嘿嘿”一笑,挤眉弄眼的说:“那些网上说她的话,我都看了,名声不好的女人可不能娶,你说是吧?”

    见对方没有反应,他自顾的又说:“我们家的天成没有办法,他和季玉认识这么多年,季玉名声坏了,岁数也不小,又没有亲戚,我们也不好看她孤苦一个人,而且我家天成和季玉那时候就……睡过了,是该有点责任心。”

    他故意说这些,就是想让人知难而退,不要搞事。

    商州冷笑了一声。

    他不是好脾气的人,本来想把桌子给掀了。

    余光看到还在厨房忙碌的人,他把嘴巴不干净的人,领子拽了起来。

    “你再多说一句。”

    桌上的三个人大惊失色,刚才不是好好的,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赵新梅听到动静,走出来看见后,有些焦急的问“小商这是怎么回事?有话好好说。”

    商州放开了手,一言不发的转身往外走。

    赵新梅有些着急的问:“大哥,还好吗?你到底干了什么事?”

    “我能干什么事,还不是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带!”赵鸿想到刚才那个人眼神暴怒道。

    “不可能啊,小商不是那样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相信外人也不愿意相信自家人吗?”赵天成一脸不悦。

    赵新梅愣了下,她摘下了围裙,声音很轻说:“我走了,今天来过了,正月里就不来上门拜年了,还有,天成你不要再找我借钱,我真的没有。”

    其实她也不是完全无所察觉。

    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季玉来呢?

    不过赵新梅总惦记着件事,小时后父母重男轻女,有次家里做了好菜,妈妈说得等哥哥吃完,她才能上桌。

    但是大哥偷偷把两片肉藏了起来,背地里夹在她碗里。

    她每次难过时候都会想到这件事,觉得到底是一家人,但这次,她真的很失望。

    小商第一次来,还能因为什么事情生气,除了季玉。

    当初照顾她的大哥也早就变了……

    赵新梅离开后,赵天成把碗摔在地上。

    “这些人什么意思?特意来触我的霉头?”

    夫妻俩顺着儿子一块骂,好一会儿才哄好人,然后一家人开始吃饭。

    赵鸿现在想起来自己当初的心软,还是觉得很后悔。

    当时赵天成过得混账,不知怎么就是看上季玉了,说要是能两个人成事,他就收心好好工作赚钱。

    她老婆就出主意,让儿子先睡了季玉。

    她没有了清白、也举目无亲没有靠山,最后还不是得嫁给自己儿子,大不了以后哄着点人就是。

    赵鸿当时觉得不太好,主要是不能和他妹交代。

    而且季玉虽然没有亲戚……但是朋友不少。

    他亲眼看到过季玉和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人站在路边说话,未必能轻易就范。

    而且季玉的戒心也非常强,这个计划执行起来本来就有问题,要是闹起来就不好了。

    现在想想,也许是季玉那年来借宿,带走了他们家的财运。

    ――

    商州下了楼,刚走到车边,就有人凑上来开门。

    今天他是私人行程,司机开了辆沃尔沃,价钱不到两百万。

    关键这个牌子也低调。

    商州从小就很少一个人出去,因为怕被绑架。

    现在瑞升做到这么大的规模,还是得防着有些人用低劣的手段。

    他是自己开车来的,但是那些人只是没有在明面上,都在不远的地方盯着。

    见他一个人出来,自然就现身了。

    商州坐在后排,开口说:“四楼右边的一家人,我不想让他们出现在这个城市。”

    “好的。”

    黑衣服的保镖,立刻把这个指令传达下去。

    ――

    赵新梅出了门,边抹泪,边打了个电话给季玉。

    这件事还是得告诉对方。

    季玉正在ktv。

    盘晨把季玉约了出来,她好不容易回归祖国怀抱,把当初高中的几个朋友都叫了出来。

    大家年前叙旧。

    还有行星乐队的三个人也在,季玉不同时期遇到的两波人,终于汇合了。

    可以一起吐槽。

    季玉不当助理后,终于有了自己的娱乐生活。

    到了忆往昔峥嵘岁月的环节,高中的那个小团体,想到了最后一个加入他们的季玉。

    那时候季玉家里出了大问题,她应该是伤心难过的,加上学校又一大堆的破事。

    不过她没有大喊大叫情绪崩溃,依然照常来学校,衣服整齐,表情淡定。

    反正肉眼看起来,和从前并无差别。

    所以当时几个人觉得,她虽然倒霉,不过绝对不算凄惨吧。

    没人会愿意和每天自艾自怜,散发负能量的人做朋友,长期下去都会烦。

    当时他们年纪都小,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

    现在回过头去看,她就是骨子里的傲,哪怕是身在困境,也绝对不会哭得难堪。

    行星乐队的人,对这个说法抱有怀疑的态度。

    当初的小蔷薇,哭是不可能哭的,但明明又丧又……难以名状的凶?

    季玉去走廊听的电话,渐渐皱起了眉,商州这又是发什么疯。

    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响起来了。

    这次是商州打来的。

    季玉直接把电话摁掉了。

    很快,那边第二次了打过来,季玉盯着来电显示,接听了电话。

    商州一肚子火,本来以为又会被挂断,没想到那边却接听了,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季玉等了三秒,对方没说话,于是她决定先开口:“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商州:“你以后不会见到他们了。”

    季玉:“好的,不过没太大必要。”

    商州怔了下:“什么?”

    季玉斟酌了下说:“他们希望我放弃大学步入家庭,和你那天给我婚前协议书,本质上不是一样吗?”

    其实这也没什么,如果她愿意。

    关键是她都不愿意。

    “这当然不一样!”商州想也不想否认。

    那些人也配吗?

    “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和你那天晚上的行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季玉!”商州的脸色变得很难堪!

    她这么说什么意思?商州心里烦躁的很。

    难道她就是这样看待自己的吗?

    季玉:“不过,我还是谢谢你。”

    商州帮她解决了一些麻烦的事,她太清楚对方的做事方法,干净利落。

    她以前也有想过,扫掉隐藏的地雷,但是毕竟没有真的引爆,而且又是赵姨的亲戚,更是多了顾虑。

    赵天成那个小混混,实在是有太多的漏洞。

    商州声音有些暗哑:“你就这么想我的吗?”

    季玉心平气和说:“你不用在乎我怎么想你,我和这些,不是想你有什么改变,我也不配,我就是希望您不要再来打搅我。”

    包厢的门被打开,有人探出头喊了句。

    “你还没讲完电话啊,我们点了《撕裂》,想听你和沈淮麟现场的合唱版!都跳过两次了!”

    季玉挂断了电话,回到了包厢。

    商州听清楚背景里的那句声音。

    和沈淮麟合唱?怎么又是他?

    季玉这么等不及,再见都没说一声就赶着去?

    他又气又急,觉得整个头都在发胀,同时胸腔又空落落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